八月
06
2000
认主学-信后世-第(4-9)课:死亡发生的事实
最后更新:2013-12-16
浏览次数:5317
发送给好友
发送一份拷贝给自己
* 所有栏目必填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求你使我们走出无知和幻想的重重黑暗,到于认知的无限光明。从各种欲望的深渊到于临近的乐园。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领袖-诚实、守信、可靠的穆罕默德上。主啊,除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啊,求你教授我们有益我们的知识,使你教授我们的成为对我们有益的;求你让我们认识真理,并赐我们紧紧追随真理,求你让我们认清虚伪,并使我们远离它;求你使我们成为听从真理并追随其中美好的人;仁慈的主啊,以你的仁慈,求你把我们加入你清廉的仆人之中吧!

即将发生的危险事故-死亡:

image
穆民兄弟们啊,随着这后世之讲座的第四节课,有人说:我是现实主义者,现实就是它真实的限度,在人的一生中,有什么比死亡还要现实的吗?有哪个人能从死亡上得脱离吗?不可能,绝不可能,未来的、危险的事故,它就是死亡,因此清高的安拉说:

“他曾创造了生死,以便他考验你们谁的作为是最优美的。”

(国权章 第2节)

为什么以死亡开始?因为人在他出生时有成千上万的选择,但死时,就只有两个选择。以掌管穆罕默德生命的主发誓,今世之后的居所,不是乐园就是火狱。
生命的选择是非常多的,死亡的选择不是乐园就是火狱,永久享乐的乐园,或是它的刑罚无法承受的火狱。

死亡有两种情况:

1-睡觉:暂时性死亡。

image
兄弟们啊,上节课我给大家阐明了,人的实质,他的肉体是皮囊,有几次的分离:我们每一个人的小分离,是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做暂时性的死亡,灵魂离开身体,稍留玄丝,到于另一个世界,至此,穆圣(愿主福安之)曾在睡前祈祷说:

“主啊,如果你收回我的灵魂,求你仁慈他;如果你使它返回,求你保护它,就像你保护你清廉仆人的一样。”

(一致认同,由艾布胡莱勒-愿主喜悦之-传来)

兄弟们啊,请注意一下,穆圣(愿主福安之)每当躺在床上时,就认为自己有可能不再醒来。

死亡一旦来临是不会请求主人的许可的:

多少人,躺在床上就没再醒来了;多少人,出去工作就再也没回来了;多少人,出去旅行再也没有返回;多少人,竖着进家横着出来。所以你一生至少有一次要进入清真寺,让人给你站殡礼。也许你一直去清真寺礼拜,其中的一次是他人给你站殡礼,你一生在清真寺进进出出,而有一次,你出去再也进不来了,终点一到,没有哪个家庭成员会说:他死了,再也回不来了,这一时刻就是你一生都必须为此做准备的,要细心。

“这等人的确爱好今世,而忽视未来的严重的一日。”

(人章 第27节)

image
多少人由于疑心要受制裁而得了血栓,那要是站在宇宙创造者的法场,你怎么办?他是周知隐秘的,任何隐秘对他不是隐秘。兄弟们啊,死亡是真的,一定会发生的,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每个人都要尝试死亡。”

(蜘蛛章 第57节)

死亡之醉是一回事,死亡是另一回事,人的灵魂尝试死亡,但它不死。

“他们将喊叫说:‘马立克啊!请你的主处决我们吧!’他说:‘你们必定要留在刑罚中。’”

(金饰章 第77节)

最大的死亡:从肉体把灵魂取走。
第二分离:在死亡时,灵魂离开肉体,这是最大的死亡,有些人说:这是小复活,之所以说是复活日,是因其对个人专门的复活,他的死亡之日就是他的复活之日,如果你说:某人的复活到了,那就是指他死了,所有人在调养众世界的养主跟前集合之日是大复活,而个人的死亡是他的小复活。

圣训中所记载的睡觉及醒时的祷词:

穆圣(愿主福安之)曾在他醒来时念:

“感赞安拉,他使我们死后复活,复活只归于他。”

(布哈里由胡仔发•本•也马尼-愿主喜悦之-和艾布赞尔-愿主喜悦之传来)

你最好相信睡觉是暂时性死亡,你应该在睡前祈祷:主啊,如果你收去我的灵魂,求你怜悯它;如果你使它返回,求你保佑它。而在你醒来时,你应该说:万赞归于安拉,他将我的灵魂还给我,他使我身体健康,他允许我记念他。有理智的人一天一天的过生活,我们醒来了:万赞归于安拉。全身心的准备,听觉、视觉、运动,性灵啊,安拉允许你过新的一天,你为这一天准备了什么呢?

“他使你们在夜间死亡,他知道你们在白昼的行为。”

(牲畜章 第60节)

人死时,安拉拿走在睡觉时没有死去的灵魂。

在今世对部分人的惩处是为了劝善戒恶:

image
兄弟们啊,叫人浑身哆嗦的经文是清高安拉所说的:

“人人都要尝试死的滋味。在复活日,你们才得享受你们的完全的报酬。”

(仪姆兰家属章 第185节)

经文的意义是:一部分人在今世受到惩罚以警告其他的恶人,一部分人在今世受到奖赏以鼓励其余的好人,至于最后的清算,揭示储备,不翻案的最后审判,它就是复活日“”,故当培养自己。
一个人恶事做完做尽,死时没受到任何处罚。在英国,有一个女的,极度放荡,在记者招待会上五千多万人听到她说:我通奸七次,一次是在某某地和某某人。毫无廉耻,当她死后,有六百多万人为她出殡。
可以得出人顺从至尊至大的安拉,有的人在今世有可能受惩罚,有的人有可能在今世不受处罚;有的人在今世就受奖赏,有的人在今世不受奖赏。你要相信今世不是报应场,而是考验之地,所以,如果安拉惩罚一部分人,那是对其余恶人的警告;如果安拉奖赏一部分好人,那是对其余好人的鼓励。

“在复活日,你们才得享受你们的完全的报酬。”

信士不应受今世及其享受的干扰从而忘记他存在的意义和任务:

image
你在今世生活中,你如何评 判一个潜入海底的人?他只采集贝壳和牡蛎,而忽视珍珠。有时一颗珍珠价值几万,几百个牡蛎一文不值,忽视有个精确的说明:丢了西瓜拣芝麻,经文: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的财产和子女,不要使你们忽略了记念安拉。谁那样做,谁是亏折的。”

(伪信士章 第9节)

所有的钱财都是享受,你同你的孩子在一起,看着他们是一种享受,同他们玩又是另一种享受,但有人忽视,忘记他的养主,忘记他存在的秘密和他存在的目的,以天伦之乐影响求知,以聚敛钱财影响追求安拉的喜悦。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的财产和子女,不要使你们忽略了记念安拉。谁那样做,谁是亏折的。在死亡降临之前,你们当分舍我赐予你们的,否则,将来的人说:‘我的主啊!你为何不让我延迟到一个临近的定期,以便我有所施舍,而成为善人呢?’”

(伪信士章 第9-10节)

回答:

“但寿限一到,安拉决不让任何人延迟,安拉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

(伪信士章 第11节)

对这个‘绝不’一词,好好的想象,深思熟虑一下。它是绝对否定,

“但寿限一到,安拉决不让任何人延迟”

安拉审判之后的富人和穷人:

或许一个人拥有一家公司,收入是天文数字。有一次,我在报纸上读到有关德国一家汽车公司的报道,它的余额达一千亿美金,都不道如何支配这钱。假如你拥有这样一家公司,但是你为后世什么都没干,那你就是亏折的。

“你们的财产和子女,不要使你们忽略了记念安拉。谁那样做,谁是亏折的。”

据说世界首富是一位犹太人,名叫儒克史拉达,有一次,他进入他的钱房,他的钱不是在箱子里,而是在房子里,有专门的门,类似于铁箱子,由于至尊至大的安拉所意欲的——错误的结果,他把子自己关在了里面,这间屋子在房子的深处,他喊啊喊,毫无作用,而且大家都知道他经常外出,所以他的家人以为他外出了,他就饥渴而死,没人知道他的消息,所以他把手划破,在墙上写道:世界首富正要饿死。

“你们的财产和子女,不要使你们忽略了记念安拉。”

的确,你在今世的所有粮食、权利、享受取决于你1.25厘米的冠状动脉,如果这冠状动脉窄了,痛苦就源源不断的来了。

在每个人所处的境遇中,死亡在幽玄的知识中是被定好的:

兄弟们啊,我们应当确信:

“当他们的限期来到的时候,他们不能耽延一刻;当其未来的时候,他们也不能提前一刻。”

(高处章 第34节)

举例子来加强说服力:

有位做心脏手术的医生,给我讲他做的两个手术,第一个非常简单,做上几百个,眼皮都不需要眨一下,小菜一碟,有个女的来找他,就给她做了第一种手术,非常简单、成功;另外一个,拿着他的心脏弄了一个半小时多,才活过来,对着这个垂危的病人,注入了全部心血,然后他活过来了,他对我讲:一个小时后,那个女病人归真了,这个人健健康康地活了很长时间,所以说,死亡是安拉意志的抵押物。
我们的一位医生兄弟-我们祈求安拉使他康复-,他对我说:我曾在开罗大学学医,在训练阶段,那天正好是阿热法日,我想回家,我就像管理的医生请假,他没有准许,因为他们有个病人肾衰竭,几乎就要归真。他等了十五分钟,也许那人归真,他就可以走了,他跟前有个护士,他对她说:在他要死的这段时间,给我沏杯茶来。她拒绝了,他对她感到愤怒,就想给她穿小鞋,于是命令她去给那个病人做测验,她对他说:教授不是给你说了他就要死了吗?他对她说:这不关你的事,去做测验。她恼火了。突然,那病人一点点地好转了,很突然,他对我讲:在他康复后,我一直关注他的消息,这个病人在那个教授归真六年后才归真,而当时他说,那人过会就会归真。
image
我们一位尊贵的兄弟对我说:我是在家里出生的,我出生时,我父亲兄弟们住在一个家里,老阿拉伯房,我和双亲一个房间,叔叔婶婶一个房间,另外的叔叔婶婶一个房间,每个人和他妻子在一个房间里,他说:我出生那天,我婶婶得了不治之症,医生就关于她的病情说了句话:你们把讣文写了吧,她不行了。就这个医生说她不行了的病人,在四十六年后,去阿德威区-我家探望我,所以死亡就像清高的安拉说的:

“当他们的限期来到的时候,他们不能耽延一刻;当其未来的时候,他们也不能提前一刻。”

(高处章 第34节)

多少健康的人无缘无故就归真了,多少病人长长久久的活着。
我认识一个人,瘫痪在床三十年,几周前,一位很前卫的运动人士,他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每天跑步一小时,游泳一小时,话题离不开少吃饭、蔬菜、水果、带麸的大饼、‘你应该散步’、‘你要运动’,他归真了,他对他的生活没有丝毫不满,我有个朋友是他的亲戚,他们每周有个夜会,他在席间对他的朋友们说:我会长寿,我吃的少,走的多,不抽烟,我享受着健康,心理也没什么不舒服的。这话他在星期六说的,第二个星期六他已被埋在土下了。
我们的一位尊贵的兄弟邀请我郊游,他对我说:你叫上你的十个兄弟。其中有位非常受敬重的人,我把他当做首选,邀请在星期六,星期五他就归真了,他的名字在单子上,尊贵的兄弟们啊,劝谏非常之多,一个人耳聪目明,寿数一到,突然就消失了。
多少健康的人无缘无故就归真了,多少病人长长久久的活着。
多少新娘为新郎装扮,在前定之夜,他们的灵魂却已取走。
那么:
加强敬畏吧!你不知道,夜晚来临后,你能否活到黎明?

穆斯林在今世的职责就是清廉的工作:

我们尊贵的兄弟们啊,应该坚信,在今世的生活中,在信仰安拉后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准备后世的盘缠,即:清廉的善功,经文:

“等到死亡降临他们中,一旦有人临危时,他才说:‘我的主啊!求你让我返回人间,也许我能借我所遗留的财产而行善。’”

(信士章 第99-100节)

image
有人说:

“绝不然!这是他一定要说的一句话,在他们的前面,有一个屏障,直到他们复活的日子。”

(信士章 第100节)

兄弟们啊,这是我的看法,地球上有六十亿人,穆斯林、有经人、佛教徒、锡克教徒、无神论者、拜火教徒、偶像崇拜者、太阳崇拜者、生殖器崇拜者,其中的 宗教数不胜数,这所有的人在死亡的天使来临时,他们就会知道穆圣(愿主福安之)所带来的事实,我刚读过一本非常奇特的书,书名为《死亡之后的生命》,这本书的作者出过车祸,显然是休克了一段时间,然后才苏醒过来,人们问他:你感觉如何?这本书的作者就将研究类似事件作为志向,从世界各地收集,旅行了几个洲,将各种休克的情况收集起来,让人感到非常惊讶的是大多曾有休克经历的人,都以一种格调表述他们的各种经历,其中的一种是: “他们离开了他们的身体有四米的距离,一个休克的人他看到自己升高了四米,救护车来了,警察也来了,他们都能看到。
共同之处在于灵魂-人的本体-离开了肉体,肉体被抛在面前;另外人所干过的一切恶事都想起来了;其次,此时此刻‘后世’唯一值钱的就是清廉的工作,这是每个人在休克时所感受到的。

否认者在遇到安拉时已失去机会:

“等到死亡降临他们中,一旦有人临危时,他才说:‘我的主啊!求你让我返回人间,也许我能借我所遗留的财产而行善。’”

(信士章 第99-100节)

答案为:

“绝不然!这是他一定要说的一句话,在他们的前面,有一个屏障,直到他们复活的日子。”

(信士章 第100节)

归宿是:

“火焰烧灼他们的脸,他们在火狱中痛的咧着嘴。难道我的迹像没有对你们宣读过,而你们否认它吗?他们说:‘我们的主啊!我们的薄命,曾制服我们,而我们变成迷误者。我们的主啊!求你让我们从火狱中出去,如果我们再次犯罪,我们就确是不义者。’他说:‘你们在火狱中应当忍气吞声,不要对我说话。’”

(信士章 第104-108节)

“除他的本体外,万物都要毁灭。判决只由他作出,你们只被召归于他。”

(故事章 第88节)

人在死前死后的状况和归宿:

大家都知道,旅行到其它地方,都要去那里的名胜古迹,你去埃及旅行,去参观买穆鲁克时期的城堡,买穆鲁克在哪?葛托子在哪?这些曾统治埃及的人在哪?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使他们的事迹成为话柄。”

(信士章 第44节)

image
曾是个人,现在成了故事,

“我使他们的事迹成为话柄。”

研究古迹,很能影响人,当你去到埃及金字塔,有些让你难以置信,你会自问:残暴的法老们去哪了?存在这块土地生活的罗马人去哪了?他们的遗迹很明白,卜素拉的歌剧院,在苏外戴尔有他们的众多遗迹,罗马人在哪?希腊人在哪?这些曾统治世界的强者们在哪?

“万物都要毁灭,而你具尊严和大德的养主的本体永存。”

那谁是被造物的领袖呢?是真理的友人呢?他就是穆圣(愿主福安之),安拉确已对他说:

“你确是要死的,他们也确是要死的。”

(队伍章 第30节)

“在你之前的任何人,我没有为他注定长生,如果你死了,难道他们能够长生吗?”

(众先知章 第34节)

你会死,其他人也会死,你应当从中得到借鉴:

image
有人说:某人死了,我们从他上得解脱了。那你会长存吗?你会死亡,就像他死亡一样。比如说:一个父亲很吝啬,(生病了),医生来看病,对他们说:偶然性危机。孩子们就苦恼了,他们不要偶然性的,而是要致命性危机,吝啬鬼,他最亲近的人都希望他死;但假若他是慷慨的,所有人都喜欢他,作为父亲,你成功的标志是:一进家,家里就像过节似得,你周围的人都希望你长久,为你祈祷长寿。
有一次,我去到一座庄园,惊讶地看到庄园的主人写着句标语:‘客人使我们感到幸福,但一部分客人,我们以他们的来临而幸福;一部分我们以他们的离去而幸福。’慷慨的好人,他的孩子们以他而幸福,希望他一直活着,为他祈祷长寿;吝啬的人,医生对他们说:偶然性的危机。他们就懊恼,说我们要的是致命性危机。
穆圣(愿主福安之)的祷词中有,由伊本•安巴斯 (愿主喜悦之)传来的,穆圣 (愿主福安之)曾说道:

“我以你的尊严求护佑,万物非主唯有你,永存不灭;精灵和人类都要死亡。”

(布哈里载于《正确的圣训》)

安拉是永存不灭的。

当你将全美地崇拜安拉,你不会为你的利益担心;但如果记挂于他人,那你的利益以他的死亡告终:

相对的,每个人将他的关系与一个要死的人维系着,这是个重大的问题。这人一旦归真,他就万念俱灰。如果他将他的归宿与永存不灭者相维系着,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维系着你的利益、希望、梦想、抱负于永存不灭者,但如果你将你的希望和梦想与要死的人维系着,那他一旦死了,你的所有利益也就灰飞烟灭了。

死亡只归安拉掌管:

同样的,在人的一生中,未来事件中最危险的莫过于他的死亡,这死亡只有安拉独自掌管,你们设想一个人对另一个说:你把他杀了,那是他把他杀了吗?不是的,这只是个现象,死亡由安拉掌管,但是:

“不得安拉的许可,任何人都不会死亡;安拉已注定各人的寿限了。”

(仪姆兰家属 第145节)

活生生的例子:

据说杰玛里•萨法哈是个暴君,他在监狱长那里投进十七个犯人以便处决,于是一个逃了,监狱长由于害怕杰玛里•萨法哈,就派了两个警察去巴布佳比耶不问青红皂白的抓来个人,投到那些人中,就把十七个人一并返还,这人就是一头雾水,他们把他抓来投到要处决的人群中,当到达绞刑场,问道:是什么缘由?其中十六个的理由很清楚,而这个从路上抓来的,当他知道他要被处决,他说:指主发誓,我曾经杀过一个人,任何人都不知道。而安拉拨派这个警察到这个罪犯,抓了他,而这十七个人:

“不得安拉的许可,任何人都不会死亡;安拉已注定各人的寿限了。”

你千万不要误以为是人使人死亡,那只是凭着至尊至大的安拉的意欲。

“你们无论在什么地方,死亡总要追及你们,即使你们在高大的堡垒里。”

(妇女章 第78节)

有个安巴斯时期的诗人,名叫艾布阿塔黑耶,他说道:
即使有铜墙铁壁,你也不要以为死亡离你远去;
要知道,死亡之箭可以穿透任何武装;
让你见识到,你并不能像创造万物的护佑者那样从容不迫,也无法谨防黑暗中的木棒; 你希望获救,而你却不走获救的途径;
的确,船是不会行驶在干地上的。

“你们无论在什么地方,死亡总要追及你们,即使你们在高大的堡垒里。”

祈祷是一半的功修,故你当从经训中遵循它:

人或许会旅行至他的死期,吴姆•哈比白,谁是吴姆•哈比白?它是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妻子,是艾布•苏阜阳的女儿,她曾祈祷什么呢?吴姆•哈比白-穆圣 (愿主福安之)的妻子曾祈祷:

“主啊!求你使我享有我的丈夫-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我的父亲-艾布•苏阜阳,我的兄弟-穆阿维耶。于是穆圣(愿主福安之)说:你确实在向安拉祈祷已定的期限、可数的日子、已分配的给养,任何事在它的期限不到来之前,不会来临,也不会退后;假若你向安拉祈祷使你免遭火狱中的刑罚,或是坟墓中的刑罚,就会更好,更优美。”

(穆斯林在于他的《正确的圣训》)

image
主啊,我希望你延长他们的寿数,以使我享有他们。这个祈祷是没有依据的。

“你确实在向安拉祈祷已定的期限、可数的日子、已分配的给养,任何事在它的期限不到来之前,不会来临,也不会退后;假若你向安拉祈祷使你免遭火狱中的刑罚,或是坟墓中的刑罚,就会更好,更优美。”

(穆斯林在于他的《正确的圣训》)

有些祈祷是毫无意义的,比如有时我听人祈祷说:我的养主啊,你不要拷问我们,而案例在《古兰经》中确已说:

“指你的主发誓,我必将他们全体加以审问——审问他们生前的行为。”

(石谷章 第92-92节)

所以你不要做一些毫无意义的祈祷,现在有一半的话都毫无意义,‘我的养主啊,你把我的寿数给与我的儿子吧!’不会应答的,毫无意义之词,‘安拉延长你的寿命’,空话,寿数不会延长,也不会减少,

“你确实在向安拉祈祷已定的期限、可数的日子、已分配的给养,任何事在它的期限不到来之前,不会来临,也不会退后;假若你向安拉祈祷使你免遭火狱中的刑罚,或是坟墓中的刑罚,就会更好,更优美。”

(穆斯林在于他的《正确的圣训》)

让你自己习惯于做合乎教律的祈祷。

死亡的状况:

1-将死之人不知会在哪儿死亡:

布哈里在他的《正确的圣训》中所载的,由伊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之)传来的,穆圣 (愿主福安之)说:

“幽玄之事有五件,只有安拉知道它们。没人知道子宫中所怀的,只有安拉知道;没人知道明天要发生的,只有安拉知道;没人知道何时下雨,只有安拉知道;没人知道会在哪里归真,只有安拉知道;没人知道复生日何时来临,只有安拉知道。”

(布哈里由伊本•欧麦尔传来,在于他的《正确的圣训》)

有个人非常富裕,他已向一名少女提亲,他曾从事外交部的工作,有件要事,他就被派到华盛顿,婚约是在法院外订的,他就去了华盛顿,从飞机上下来,站在旅行室,突然死在机场,他飞了十七个小时就为了死在华盛顿,

“没人知道他会归真于何地”

2-死亡以它主人的形象来临:

image
的确,死亡之路是受研究的,有时它会总结你的一生。有个人安装电视的接收器,因为画面不清晰,看到有树枝当着接收器,影响画面,于是摆上梯子,爬到树上,在锯那根树枝期间,没注意,就一直抓着那根树枝,树枝锯断了,他就和树枝一起掉下来死了,这是接收器的烈士,他是为什么死的?为了接收器。我认识的一个非常清廉的人,他在哥德热夜,尊贵的《古兰经》封印完之后,在清真寺,叩头中归真了。他们确认,人死亡的方式总结了他的一生,并不是突然的事件,有人死在洗手间,有人死在犯罪中,有人死在偷盗时,有人死在奸淫时。有个人他对他妻子说:我要旅行到托哈然去做副朝。而他的尸体从东亚抬来,他当时处于可疑的境地。现在他们旅行,他们把它称为性旅行,这是个新词汇,性旅行是为了奸淫而旅行,而他说是去副朝,却是去性旅行,就像欺骗他的家人一样欺骗安拉,所以人的死亡总结了他的一生,死亡完全被预定为有计划的事故。
伊玛目艾哈迈德和铁米吉在他俩的正确的圣训中,由艾布•安载传来的,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的确,吉庆清高的安拉要是意欲在某地取某仆人的性命,就使他在其中有需求,有另一种说法是:就使他因它有需求。”

(艾哈迈德和铁米吉由艾布•安载传来)

3-灵魂被取走的瞬间,每个信士和否认者的归宿:

兄弟们啊,有一段正确的圣训非常详细的描述了如何取信士的性命?如何取否认者的性命?由白冉尔•本•阿兹伯(愿主喜悦之)传述,他说:我们曾随从穆圣 (愿主福安之)出席一名辅士的殡礼,当我们结束,去到坟墓,坟还没挖好,于是安拉的使者 (愿主福安之)坐下,我们就鸦雀无声地坐在他周围,他抬起头,说道:

“你们当从坟坑的刑罚上求安拉护佑。然后他说:归信的仆人,当他离开今世,寿命结束时,众天使从天空下降,他们面目发光,就像是太阳,给他带来乐园的尸衣,涂有乐园的香料,以便坐到他的视力所及之处,然后死亡天使(愿主平安之)来临,坐到他头跟前,就对他说:安定的性灵啊,你出来到于安拉的饶恕和喜悦吧!于是它-性灵-流出来,就像水滴从皮囊流出来,-轻轻容易的出来,没有声音,没有争执-当把它取出,一眨眼的功夫就给他穿上那件仙衣,涂上香料,从中发出比大地上的麝香还香的气味,他说:他们把它带上去,但凡是遇到的天使,都说:这美好的灵魂真好啊!他们回道:某某之子某某,以它在今世上最好的称谓称呼它,一直到达近天,他们为它请求开门,门就为他们打开,并将此传达给相比邻的天,直到第七层天,至尊至大的安拉说:你们把我仆人的功绩记在善行簿,并让它返回大地,我确已从中创造了他们,并在其中使他们返回,我会再次的使他们出来,他说:于是灵魂又返回到身体,两位天使来到他跟前,问他:你的养主是谁?他说:我的养主是安拉。他俩又对他说:你的宗教是什么?他说:我的宗教是伊斯兰。他俩又问他:对你派遣给你们的男人,你怎么说?他说:他是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他俩又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读了安拉的经典,我确信它是真的,于是天上呐喊者呐喊道:我的仆人诚实了,你们给他乐园的床铺,穿乐园的衣服,给他打开一扇通向乐园的门,他说:于是给他带来乐园的和风和香味,并将他的坟坑扩至其视野所及,他说:一位面目俊美,穿着优美,气味芬芳的男子来临他,对他说:你为使你喜悦之事开心吧!这就是你所应许的那日,他问他:你是谁?你看来是带好消息了。他说:我是你清廉的善功。于是他说:我的养主啊,成立复活日吧,以便我返回我的家人和财产。他说:否认的仆人当他告别今世,寿限到来时-牵挂今世,杜绝后世,至于信士则牵挂后世,杜绝今世-面目黎黑的天使带着粗毛布来临,坐在他的视野所及的范围,然后死亡的天使来临坐在他的头跟前,于是对他说:丑恶的性灵啊,你出来到于安拉的恼怒和气愤吧!他说:于是灵魂在他的身体分散,取他的灵魂就像是烤肉的铁棍从湿羊毛抽出,把它取出,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它放在了那粗毛布上,灵魂出窍对于他,就好比是地面上腐尸的气味,他们带着他上天,但凡遇到的天使都说:这丑恶的灵魂是什么?他们说:某人之子某人。以他在今世上最差的称谓称呼他,直到抵达近天,为他请求开门,门不为他开。然后安拉的使者 (愿主福安之)诵读道:‘天门不为他们敞开,他们不进入乐园,直到骆驼从针眼穿过’,于是安拉说:你们把他的所作所为记在最低地的恶行簿,他的灵魂就被驱赶了,然后他说,谁举伴安拉,他就像从空中跌落,鸟从他上掠过,风将他吹至深渊,他的灵魂返回他的肉体,两位天使来拷问他,坐在他旁边,他俩问他:你的养主是谁?他说:嗯,嗯,我不知道。他俩又问他:你的宗教是什么?他说:嗯嗯,我不知道。他俩又问他:对于派遣给你们的男子是谁?他说:嗯嗯,我不知道。于是天上的呐喊者呐喊道:他撒谎,你们从火狱为他铺盖,给他打开一扇通向火狱的门。一个面目丑恶,衣衫褴褛,发着恶臭的男子来到他跟前说:你为你所做的恶而喜悦吧!这是所应许你的那天。他说:你是谁?你看着是来者不善。他说:我是你的恶行。于是他就说:我的养主啊!不要让复生日成立吧!”

(艾哈迈德由由白冉尔•本•阿兹伯传来,载于他的《圣训集》)

就像你在一块木头上钉上一千个钉子,把它放在羊毛里,与羊毛完全混合,然后去抽它,是不可能单单的把它抽出来的,一些茎和叶会同它一起被折断,这就是否认者死时的状况。信士在死时,他看到他在乐园中的位置,就会说:我从未见过恶。否认者死时,会说:我从未见识过好。他也许受三百八十桌席的邀请,一桌比一桌好,而他却说:我从未见识过好。也许他住在最好的房子,乘坐着最豪华的轿车,有最漂亮的妻子,享有最大荣誉和地位,‘我从未见识过好’;信士也许穷人,也许是病人,也许受好多事困扰,而当他见到他在乐园中的位置时,他说:我从未见过恶,给大家提述一段尊贵的经文:

“(你们)怎么不在灵魂到将死者的咽喉的时候——那时候,你们大家看着他,我比你们更临近他,但你们不晓得,”

(大事章 第83-85节)

4-死亡对否认者是灾难,而不是对他的家人:

就是说他的家人就在他身旁,有的把手放在他的额头,有的说:父亲啊!你难受吗?祈求安拉使你平安,他的孩子们都在身旁,手都放在他身上,“ (你们)怎么不在灵魂到将死者的咽喉的时候——那时候,你们大家看着他,我比你们更临近他,但你们不晓得”

“真的,灵魂到达锁骨,有人说:‘谁是祝由的?’他确信那是离别。(死时)胫与胫相缠结。在那日,他只被驱赶到你的主那里。”

(复活章 第26-30节)

也许你看到一个被抬着的亡人,他不是亡人,而是一个去见他的养主的仆人,为了清算他的一切工作,所有的话、收入、支出、妻子、女儿、儿子、他所说过的谎言、他所非礼、所视的、每一分非法收入、每一个嘲讽,“故以你的主发誓,我必拷问他们所有的行为,他们所行的一切”,然后他们不获允许,他们找借口,却没有第二次机会,也没有其它的归宿。

“他确信那是离别。(死时)胫与胫相缠结。在那日,他只被驱赶到你的主那里。他没有信道,也没有礼拜。他否认真理,背弃正道,然后傲慢地走回家去。‘毁灭已逐渐来临你,毁灭已逐渐来临你。’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难道他不曾是被射出的精液吗?然后,他变成血块,而安拉加以创造他,使之成为肢体完全的人吗?”

(复活日章 第28-38节)

5-死亡是信士的婚礼:

而信士在这艰难的时刻:

“凡说过‘我们的主是安拉’,然后遵循正道,众天神将来临他们,说:‘你们不要恐惧,不要忧愁,你们应当为你们被预许的乐园而高兴。在今世和后世,我们都是你们的保护者。你们在乐园里将享受你们所爱好的一切。那是至仁至慈的主所赐的宴飨。’”

(奉绥来特章 第30-32节)

6-否认者在他的灵魂被拿走的瞬间所受的刑罚:

最后一节经文:

“当时,假若你看见他们的情状,众天神鞭打不信道者的脸部和脊背,而使他们死去,”

(战利品章 第50节)

在今世,一个歹徒被逮捕,有可能就在他家门口就把他打上五十巴掌,“他们打他们的脸和后面”;而一个受邀去参加聚会的人,他是尊贵的客人,他们迎接他,为他开门,铺着地毯,让他坐在大厅的首席,有可能为他端上果汁,他的前面摆着鲜花,被带去受审判的人和这个被邀请去款待的人之间真是天壤之别。

“不信道者,将一对一对地被赶入火狱当他们来到火狱前面时候,狱门开了,”

(队伍章 第71节)

在敲门之前,他们就为他把门敞开,伟大的客人,所有的门都为他敞开,也就是说所有的准备都是为迎接他,被代表似的领去见安拉的人和被排着队见他养主的罪犯是有天壤之别的,这些人被责成从事艰难的工作,就十个十个的被带走,要区分被领去进乐园的人和被排成队带走的人。

有关后世的证据是绝对的,不能用羸弱的圣训:

image
尊贵的兄弟们啊,关于后世的讲题,我坚持引证经文和正确的圣训,有一些羸弱的圣训,或是很多伪圣训,很能影响人,但这是宗教,这知识就是宗教,它只接受经文或正确的圣训,以及学者们围绕此话题所必需的牵扯。
我们所有人,只要大限一到,就要归真。你在路上走,遇着有人归真了(愿安拉仁慈他),这天某个学院的院长归真了,那天某个医生归真了,这天他们家的支柱-某人归真了,那天某个女青年归真了,这天某个青年归真了,你每天都读到讣闻,总有一天人们会读到你的讣文,有一次,我在昏礼时进到一家店里,我读到有句话:‘在他人为你祈祷前,你先向安拉祈祷’,总有一天,人会读到你的讣文,这是我们一个人毫无例外的归宿。

信士见他的养主之日是他欢快喜悦的时刻:

一个从一开学就把考试放在心上的学生,学习、总结,并把总结写在笔记本上,探讨问题,想着要是出了这道题,我该怎么回答?自己开拓思维占领考试的领域,夜以继日的为此作准备,不管是上午还是下午,是在学校还是在家,睡着、醒着、深夜,都在做准备,星期四,第一场的铃声一响,正中下怀,他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之前的努力就是为了今天,所有的课程都做好了准备,做题,学习阿语,学习数学,考试对他来说,并不可怕,而是种享受,因为这九个月的努力就是为了这一个小时。
仔细看看信士的状况,他礼拜、封斋、朝觐、出纳天课、降低视线、管住舌头、克制四肢,好父亲、好丈夫、好儿子,精通他的工作,诚实无欺,记念安拉,祝福使者,诵读《古兰经》,他有好工作,他的每件工作都是好的,如果死亡天使来临于他,对他会是灾难吗?不,死亡是他的赠品,是他的婚礼,我将给大家提述一段荣耀的圣训:由艾布•胡莱勒(愿主喜悦之)传来的,他说:安拉的使者 (愿主福安之)说:

“斋戒者有两个喜悦,一个是他他开斋时的喜悦,一个是他遇到他的养主,见到他斋戒的报酬时的喜悦。”

(一致认同,布哈里和穆斯林各在于他俩的《正确的圣训》)

不尽的喜悦,在遇到安拉时的喜悦,因为他的一生就是为这一刻,所有的努力就是为这一天——喜悦之日,由艾乃思(愿主喜悦之)传来,当穆圣 (愿主福安之)病重,开始昏迷,法图麦 (愿安拉使她平安)说:

“父亲啊,忧愁,他对她说:今天之后,你父亲不再忧虑了,当他归真后,她说:父亲啊,响应了养主的召唤,父亲啊,费尔道斯的乐园是他的归宿,父亲啊,我们给吉卜力勒报丧。但他被埋葬,法图麦(愿安拉使她平安)说:艾乃思啊,你们忍心在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身上撒土吗?”

(布哈里载于他的《正确的圣训》)

死后什么都没留下,今后你的父亲再也不会有苦难了。

现实生活中的证据:

有一次,我获得一本土耳其的大学者的著作,他写的一本有关沿袭圣行的小册子,摒弃西方传统,这传统曾在土耳其风行,于是禁止穿长袍,强制人们穿西方的衣服,而这位作者被押去法院审判,他曾获得印书的机会,书是符合制度的,但是有欺压,据他在监狱里的狱友记述,说他写了差不多八十页的答辩词,其中写道:我没有违法,我首先获得了同意,书是以土耳其文化部的授权才出版的,不是犯罪,他的狱友说:有一次,他非常兴奋地醒来,从没有过的兴奋,非常的不一般,撕掉整个答辩书,是他在一个月内写的八十页的答辩书,某人啊,是怎么回事?他对他说:我梦到安拉的使者了,他对我说:你是我们今天的客人,把纸撕了,欢乐吧!他从未见过他如此的幸福,第二天,他由于那本书而被处决,我所读的事件使我感动了。
所以当人感到他进了乐园时,没人能像他那样开心,他的朋友说:我看到他幸福、得到了解脱、欣喜,像这种情况,就因为他对他说:你是我们今天的客人。

死亡之际圣门弟子们的欢喜和他人迎接死亡的态度:

有时候,在我们的养主喜悦你,你品尝到临近的滋味,此时,你就会为死亡准备。
翻译 : Mohammed,Umda
校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