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31
1998
长篇经注:黄牛章 2-第(6-90)课:第8-12节的经注,穆斯林所面临的重大危险是伪信和伪信者
最后更新:2014-03-04
浏览次数:10510
发送给好友
发送一份拷贝给自己
* 所有栏目必填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求你使我们走出无知和幻想的重重黑暗,到于认知的无限光明。从各种欲望的深渊到于临近的乐园。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除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啊,求你教授我们有益我们的知识,使你教授我们的知识成为对我们有益的;求你让我们认识真理,并赐我们紧紧追随真理,求你让我们认清虚伪,并使我们远离它;求你使我们成为听从真理并追随其中美好的人;仁慈的主啊,以你的仁慈,求你把我们加入你清廉的仆人之中吧!
尊贵的兄弟们啊,我们现在讲到了黄牛章的第八节经文。

信士、否认者和伪信者:

兄弟们啊,在这尊贵的篇章中,至尊至大的安拉在很少的几节经文中阐明了信士们的品行,提到否认者特点的经文有两节,而有十三节经文讲述了伪信者的特点,为什么?因为信士是明了的,否认者也是明了的。信士是无畏的信仰这伟大的宗教的,获取代价,付出的少,获得的多;否认者明目张胆的反对真理,付出代价。信士表里如一,否认者也是表里如一。信士与真理和他自己是一致的,否认者与真理不一致,但是与他自己是一致的,所以信士是明显的,否认者也是明显的。
image
危险的人是伪信者。因为他是隐藏的,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他有公开的立场,也有暗藏的立场,在人前是这样,人后是那样,表里不一。所以说,伪信者是危险的。信士是明显的,否认者也是明显的。信士与真理和他自身是和谐的,他是坦荡的,是接受真理的,他做出牺牲,获得回报;否认者只与他自身和谐,他拒绝真理,付出代价。信士的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是赠予,一切都是款待,一切都是行善。否认者的恶是有限的,因为它是被揭示的,他的伤害是有限的,因为它是明显的,人们会谨防的,因为他是否认者…至于伪信者,他的危害很大,因为信士们以为他是信士,实质上,他是同着否认者的,因此清高的安拉说:

“伪信者必坠入火狱的最底层。”

(妇女章 第145节)

伪信者采取信士们的特点,他受到信士般的对待,他采取他们的特点,因为他要显现信仰,从否认者那得到好处,蒙蔽信士们,所以他在火狱的最底层,至尊至大的安拉在很少的几节经文中阐明了信士们的品行,提到否认者特点的经文有两节,而有十三节经文讲述了伪信士的特点。

伪信是信士生活中最危险的:

兄弟们啊,至尊至大的安拉会多次考验信士。他考验他们,然后赐予他们能力;他考验他们,然后使他们软弱。当安拉使信士们面临敌人时,他们是受考验的;当他们软弱时,他们是受考验的。如果考验是在穆斯林处于劣势时,那么否认者就会增多,因为他们不会害怕任何人…如果考验是在穆斯林处于优势时,那么伪信者就会增多。在尊贵的麦加,当时是没有伪信者的,因为当时的人们是公开否认和诽谤先知的,说他是:疯子、魔术师、诗人、骗子,然后安安心心地在家里睡觉,而不受任何伤害。因为当时的信士们是弱势群体,又加上否认者众多。而在麦地那,信士们已变得强大,所以伪信者多了,伪信者是否认者,只是为了利益,表面上加入穆斯林的群体,实质上是与否认者为伍,所以说,信士们的生活中最危险的莫过于伪信,就像刚才说过的,信士是明显的,否认者是明显的,信士与真理和他自身是和谐的,是赠予被造物的源泉;否认者只与他自身和谐,而不与真理和谐,他的恶是有限的,因为他的身份是公开的。信士无畏的信仰真理,牺牲,获取代价;否认者坦然的,他否认真理,获取些暂时的享受,付出沉重的代价,而伪信者是多色的,不属于这伙,也不属于那伙。

“当他们遇见信士们就说:‘我们已信道了。’当他们回去见了自己的恶魔,就说:‘我们确是你们的同党,我们不过是愚弄他们罢了。’安拉将以他们的愚弄还报他们。”

(黄牛章 第14-15节)

升华性灵的方法之一:经常怀疑自己伪信:

image
尊贵的兄弟们啊,升华性灵的方法之一是经常怀疑自己伪信,一位很了不起的再传弟子说:我所遇到的四十位圣门弟子,他们中没一个不怀疑自己是伪信者。信士在一天中由于担心伪信有四十种变动,伪信者四十年都不会改变,也不会感觉他自己是伪信者,伪信是二形性,伪信是一种人格的分裂,他有双重人格,在信士们面前他表现出虔诚、向善,会提一些非常细微的教法问题,他会问你:教授啊,如果芝麻夹在牙齿缝里,那斋戒的断法是什么?你以为他非常的敬畏,其实他有一些他所不屑一顾的大罪,每当和信士们同坐,会跟他们提一些问题、断法和判令,以便在他们面前表现出信士的样子,采取信士们的特点,猎取他们的收获,实质上,他是与否认者一伙的,至尊至大的安拉说:有的人说…用舌头…轻轻容易的说:

“有些人说:‘我们已信仰安拉和后世了。’”

(黄牛章 第8节)

至尊至大的安拉否定他们说:

“其实他们绝不是信士。”

(黄牛章 第8节)

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不是以他所说的话,而是以他所做的事:

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不是以他所说的话,而是以他所做的事。有多少人对你说:我信仰后世,如果你研究了他的工作,却见不到一件清廉的善功来肯定他信仰后世;如果你观察了他的私生活,你也见不到一件工作是建立在害怕火狱上的,与对他不合法的女人同坐,侵犯他人的权利、名誉、钱财,运用公开的或是欺诈的手段,来实现他的利益,妄称自己是穆斯林,信仰与他无干。例如一个人,他可以运用非法的 不正当手段将一栋七百万的房子用七十万建成,而他往来于清真寺。放弃一枚非法的小银币强于除主命朝觐外的八十次正朝。
伪信是信士们生活中最危险的,双重人格,人格分裂,公开的立场,暗藏的立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暗藏的并不像公开的,表里不一,在自己家乡一套,去到其它地方是另一套。多少来自有遵守戴头巾国度的妇女,上飞机时是戴着头巾的,一上飞机就脱胎换骨,就好像她什么都不信仰,这即是伪信。人会在他的生活中注意到这种二形性,如果他在人前做事受到认可,在私下却做与之相反之事,这就是伪信的状态,兄弟们啊,不要忘记伪信者是在火狱的最底层的,信士的生活中最危险的就是把他的脚滑向伪信。

伪信的种类:

但我不会对你们隐瞒,有种伪信是信仰的薄弱,或是在欲望前的羸弱,这是种立场不坚定的伪信者,或许清高伟大的安拉会医治他,把他引向正信,与穆圣(愿主福安之)同时代的一些伪信者,安拉恕饶他们的事件是很多的。但是用以猎取今世福利的伪信-就像上节课进过的-当一个人以否认获利,将它作为获取物质利益的途径时,这个否认者与这些否认者一起:

“你对他们加于警告与否,这对他们是一样的,他们毕竟不信道。”

(黄牛章 第6节)

他本身在信仰和行为方面是否认者的伪信者,他表面上与信士们同在,他也不会受益于这节劝诫的经文…

“有些人说:‘我们已信仰安拉和后世了。’”

(黄牛章 第8节)

话说。

伪信是种非常熟练的演技:

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你当知道: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者。”

(穆罕默德章 第19节)

image
他没说:你说。每个人都是聪明人,当今社会的演技可以说是相当高了,最聪明的人精通这门技巧,他可以用他的言行举止让你以为他是信士,实际上他不是信士。尤其在婚姻方面,他表现得虔诚、纯洁、清正,结婚后成另一个人了;她让他以为她在背记安拉的语言,还在她老师跟前学习知识,她敬畏安拉,在他面前戴着头巾,一段时间过后,发现她是另一个人了。现在的演技是很高超的,也就是说扮演的经验到了最高境界,演戏其实是伪信,最清楚不过的就是:演员也许会扮演一个清廉人的角色,但他事实上不是如此;也许他扮演一个坏人的角色,他本人就是这样的。总之,都是对角色的精通。伪信和演戏是一致的,伪信者是演员,伪信有多种,扮演也是多种的,只是演技熟练与不熟练。
我有一次给大家讲过,在一所宗教学校扮演我们的领袖比俩里(愿主喜悦之),和欧曼耶•本•何立夫-他折磨我们的领袖比俩里 (愿主喜悦之),他是比俩里在愚昧时期时的主人,当比俩里说:独一主,独一主时,他是怎么惩罚他的?这个扮演欧曼耶角色的演员,他对他说:我会一直折磨你,直到你否认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当然,一个演员演技不行,因为他说:愿主福安之。伪信者是演员,演员是非常聪明的。
现在…

“有些人说:‘我们已信仰安拉和后世了。’ 其实他们绝不是信士。”

(黄牛章 第8节)

人的工作决定他的地位:

人的价值只是以他的工作来衡量,他的工作决定他的地位,因此你会发现有的人公开信仰什么,但他的行为与此相反,伪信者的行为中不止一种行为,他强调他是信仰乐园的信士,而他却不为此工作…伪信者的不止一个行为证明他担心信士确定他是在火狱,因为他并不警惕它…这些全身心的沉湎于非法之财之人,在他们的生活中,乐园和火狱在哪里?指安拉发誓,假若一个人他相信有火狱,他会在其中永居,他即使失去一百万,也不愿拿一分非法之财,假若他相信有严厉的清算…

“指你的主发誓,我必将他们全体加于审问-审问他们生前的行为。”

(石谷章 第92-93节)

“在那日,将有一个艰难的日子。那个日子对于不信道的人们,是不容易度过的。”

(盖被的人章 第9-10节)

信仰是工作和遵守:

image
当你在一个人的行为中,没发现对火狱的警惕和对乐园的渴望,那这就是伪信的一种;当一个人实质在信士的心目中稳定,而这实质本身就从对他人的服务体现出的,为服务大众奔波,细细地清算自己,所以说,信仰是工作,是遵守…

“信道而未迁居的人,绝不得与你们互为监护人,直到他们迁居。”

(战利品章 第72节)

信仰是运动,根本就不存在静止的信仰,纹丝不动的信士!!干罪的信士!!不行善的信士!!这不是信士,真正的信仰是他的行为所肯定的,是口舌的承认,身体的立行。信仰是在心中稳定,口舌承认,行为肯定,心满意足,口舌招认,身体立行,这才是信仰。因此清高的安拉说:

“的确那些归信并干清廉善功的人。”

(明证章 第7节)

有两百多节经文,在其中将清廉的工作与信仰相提并论:

“归信并干清廉善功的人”

至尊至大的安拉使信士尊贵,把他们的敌人作为他的敌人,把对他们的款待作为对他的款待:

“他们欺骗安拉”

他们其实是在蒙蔽信士,而没有真正信仰安拉,真正的信仰会使他们步入对他的顺从,而他们蒙蔽信士,但是至尊至大的安拉使信士尊贵,把对他们的蒙蔽作为对他的蒙蔽,把他们的敌人作为他的敌人,把对他们的款待作为对他的款待…

“你说:‘我的仆人啊!’”

(队伍章 第53节)

这种召唤是认可式召唤,是尊荣的认可,安拉把他的认可归属他的本体,从而使信士尊荣,因此,伪信者只是蒙蔽信士,而至尊至大的安拉把他们对信士的蒙蔽作为对他的蒙蔽,所以信士的敌人是安拉的敌人,谁蒙蔽信士,就是蒙蔽安拉,谁款待信士,就是款待安拉,“谁款待他的兄弟,就如他在款待他的养主”,谁款待他的兄弟,就如他在款待他的养主,这是最高级别的尊荣…

“他们想欺瞒安拉和信士,其实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

(黄牛章 第9节)

谁禁止自身善,那他确已自欺了:

他们如何蒙蔽自身?他们禁止自身美好。假若一个人,他有一千克的廉价矿,非常廉价,最多只值一个蒂尔罕(货币单位),他想尽办法让人们信以为这是金矿,他们把它给夸大了,谁是亏折者?是人们还是他?当然亏折的只是他,因为他对他们的信以为真安然,可事实上他一无所有,伪信者就是如此蒙蔽信士,他洋洋得意,因为他蒙蔽了他们,让他们以为他是信士…你让他们相信了,而你不是信士,这会有什么?你丝毫也得不到信士们的特性,你最终让我相信你有高等证书,而你不会读,也不会写,你能从你的文盲上受益吗?随便一个聚会,你让我相信你有高等学历的证书,而你不会读,也不会写,你能从你的文盲上受益吗?你一点好处也受不到。那他们怎么会自欺呢?伪信者当他让信士信以为他是信士,他就会舒畅,计划成功了,但是这成功的价值是什么?你的计划成功了,但你不是信士,你绝不能从安拉的刑罚上得救…也不能从他的教训上得救,你不能使你的钱才幸免于毁灭,也不能你的身体和你的家人幸免于惩罚,你没有获得信士的丝毫特点,你让他们以为你是信士,他们相信你,事实上,你是在自欺,就像鸵鸟,当有敌人来进攻时,就把头插到沙土里,那它就看不到了,它是聪明吗?愚蠢之极,它把头插到沙土里,看不到,就以为安全了,敌人来了,它也一动不动,就把它给吃了,它把它的敌人给蒙蔽了,还是把自己给蒙蔽了?当然,它只是自欺。

每个人与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关系:

总而言之,你能够蒙蔽人们,你让他们误以为你是信士,人们就轻轻容易的相信了你,赞美你的信仰,而你并不是如此。你同安拉的关系,至尊至大的安拉给你准备了艰难的考验和严厉的刑罚,你从信士的特性中得不到丝毫,是谁蒙蔽了谁?儿子对父亲说:我让你相信这有三只鸡。而事实上是两只鸡,他父亲就对他说:我要吃一只,你妈要吃一只,你吃第三只…无稽之谈…

“他们想欺瞒安拉和信士,其实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

(黄牛章 第9节)

他们真是愚蠢,让我以为你是信士,而你不是信士,你想要什么?你跟谁有关系?跟安拉。最能表达这个的就是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的:

“也许你们中的有的人,比另一部分人更会说话”

(布哈里和穆斯林由吴姆•塞利麦传来)

能言巧辩使真理变成虚伪…有个人来到穆圣(愿主福安之),让他相信某事,于是穆圣 (愿主福安之)把它判给他,他说:

“也许你们中的有的人,比另一部分人更会说话,谁因为他的能言,而使我把他的兄弟的权利判给他,那只是我把火狱中的一部分判给了它,故他不要拿取。”

(布哈里和穆斯林由吴姆•塞利麦传来)

他什么都得不到,这就是清高的安拉所言之意:

“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

(黄牛章 第9节)

至尊至大的安拉周转于人与人的心之间,他知道他的内心、他的举意、他的动机、他的目的:

image
你受邀去赴盛宴,同时你非常饥饿,而你却让邀请你的人误以为你刚刚才吃过比这更丰盛的,他就对你说:那你就不要怪我,你就少吃点。你蒙蔽了他,还是他蒙蔽了你?你从这话受到什么益处?你是自己不得用这餐,你是他误以为你刚刚才用过比这丰盛的餐,而你两天没吃了,饭菜非常美味,当你使他误会,他就不会请你用餐了,你就忍饥挨饿的坐着,盛宴就在你面前,是谁蒙蔽了谁?你只是自欺罢了。

“他们想欺瞒安拉和信士,其实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

(黄牛章 第9节)

“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

(黄牛章 第9节)

这正是愚蠢,这正是欺诈。你得坦诚布公,你同安拉的关系,没有什么可以瞒得了他,他彻知你的一切,你的内心活动,他知道,他周转于人与人的心之间,你的内心、你的举意、你的目的、你的期待、你的诡计…

“他们确已用计谋,在安拉那里,有他们的计谋(的果报),他们的计谋不足于移动群山。”

(易卜拉欣章 第46节)

人只与安拉有关,他只能以着顺从安拉,才能从他的刑罚上得救:

指安拉发誓,兄弟们啊,我每天都会看到有的人让人们相信某事,但他并非如此,他会坠落,从安拉的刑法上永不得拯救,绝不受拯救,我们举办聚会要订婚,邀请所有的学者,学者们赞不绝口地说这两家是纯正的尊贵的家庭…事实上,这两家并非如此,假若一个人夸你,你就能从安拉的刑法上得救吗?他们对你说:我们请了某某(晒和),他致辞了,某某也致辞了。但到婚庆时,妇女穿着暴露,酒也发了,舞女也上场了,摄影师也到了。就两天前,男人之约…两个名门之家,血统纯正,好男人属于好女人。两天后,妇女穿着暴露,酒也发了,舞女也上场了,各种罪恶在这个婚约上…你当初把那些学者请来讲话,是为了什么?你让人以为你很好,你是个清廉的人。你只与安拉有关,你只能以着顺从安拉,才能从他的刑罚上得救,而你让人以为你是信士,这什么都不是。
据说有个人来到律师跟前…律师想:要是他在这人面前打几个电话,会让他觉得他很了不起,于是他与几个重要人物通话了,案子成功了、案子成功了、成功了,于是律师问这个人有什么事,他对他说:我来是给你连电话线的…因为他还没安装电话!!你可以说一些话,自以为提升了,事实上是坠落了。

“他们想欺瞒安拉和信士,其实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

(黄牛章 第9节)

诚实可以从清高安拉的刑罚上得救:

如果伪信者知道他是伪信者,那他就不是伪信者,问题是他感觉不到,他自以为聪明、理智、善于表达,事实并非如此。你不要让人误以为什么,诚实地对待你与安拉的关系,对安拉诚实,忠于你的宗教,很少的功修就足够你了。
我们的领袖凯尔拜•本•马力克(愿主喜悦之)落后于安拉的使者 (愿主福安之)了,当穆圣 (愿主福安之)回到麦地那,凯尔拜 (愿主喜悦之)心想像伪信者那样向穆圣 (愿主福安之)致歉,他说:当穆圣 (愿主福安之)来到他面前,他说:指安拉发誓,安拉的使者啊,假若我坐到哪个人跟前,我就会摆脱他对我的恼怒,我确是带着辩词来了… (我能言善辩)…但我害怕今天我用谎言使你满意,安拉会使你恼怒我,我希望,我今天对你诚实了,安拉会宽恕我。他眼里只有安拉,他不愿蒙蔽安拉的使者,八十个伪信者都给了他有力的辩词和借口,穆圣 (愿主福安之)替他们向安拉忏悔了,把他们的内心托付给了安拉,当凯尔拜 (愿主喜悦之)对他坦白,他说:这个则诚实了。用另外的话说就是:至于这个则诚实了,而这些带着借口来,他接受了他们的借口,把他们的内心托付给安拉的,他们没有诚实,他说:至于这个诚实了。诚实可以拯救人,所以你应该诚实,那并不是说你要揭发自己,对你揭发自己,你不受此责成,但你不要表里不一。祈求安拉给予平安和遮盖…

“他们不是信士,他们想欺瞒安拉和信士,其实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他们的心里有病。”

(黄牛章 第8-10节)

有病。

喜爱今世是万恶之首:

image
我在上节课给你们讲过,心灵病症的疲惫在死后开始,直到永远。

“财产和子嗣都无益之日,唯带着一颗纯洁的心来见安拉者,(得其裨益)”

(众诗人章 第88-89节)

“他们的心里有病”

(黄牛章 第10节)

喜爱今世是一种病,喜爱今世使人目盲耳聋,喜爱今世是万恶之首,但是喜爱今世不是说你用你合法的钱财买家,这不是喜爱今世;你喜欢接近清廉的妇女,这也不是喜爱今世;你喜欢你有合法的收入,这也不是喜爱今世。喜爱今世是使你趋向敌对,掳取不属于你的钱财,剥夺他人的财产,伤害他人的名誉,为今世与人竞争,为你的利益迫害他人,这才是万恶之首的喜爱今世…

“他们的心里有病”

(黄牛章 第10节)

精神病会越来越严重,因为人本来就是运动型的,是朝气蓬勃的:

精神病会越来越严重,因为人本来就是运动型的…朝气蓬勃的…假如他干了件好事,那他就会趋向更好的事;假若他干了件恶事,那他就回趋向更恶的事…观看、微笑、平安、说话、约会、聚会…

“你们不要接近私通。”

(夜行章 第32节)

“你们不要追随恶魔的步伐。”

(光明章 第21节)

人是活动的。当他的心病了,那这个病就会引起其他病症,就像心脏有问题,心脏上的药引起胃溃疡,心脏上的病导致了胃上的病,这个溃疡发展成了恶性肿瘤…你看看,病从心脏上开始,转到胃上,然后转成恶性肿瘤,这种情况非常多…一种病往往转成更严重的病。甚至在化合物中,如果有小错,就会导致更大的错误。假设一个人血压低,这状态如果持续六个小时,肾就会停止工作,本来是血压出问题,现在是肾,这是病的常态,许多病是一种发展成另一种的,高血压…失明…高血压…脑血栓…脑血栓导致瘫痪,瘫痪导致皮肤溃烂…

否认者的一生是连环爆炸: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

(黄牛章 第10节)

从一种病到另一种病,本来是看了一眼,然后就直视,从直视发展成与异性的暧昧话,从话语发展成约会,从约会结束到私通,从私通结束到监狱,然后到艾滋病,从看一眼开始的…就这样,我听过一个司机,有个女人乘他的车…他问她:去哪?她对他说:你想去哪就去哪。他明白了,把这当做大收获,结束后她给他发了封信,里面装着钱,打开信封…发现五千美金…信上写着:欢迎你到艾滋俱乐部。她给他传染了病,他拿着这钱去花,竟然是假钞,他就被投进了监狱。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

(黄牛章 第10节)

否认者的一生是连环爆炸。吃着非法钱财,他偷盗,由于偷盗陷于杀人罪,判了三十年…结束了…以偷盗开始,杀人结束,他不礼拜,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把老婆给离了,把她离了,他有五个孩子…她下定决心不与他复婚…回到娘家,求避于他们,他的孩子们无人教养,本来是一点事,现在转成另外的事了,否认者是瞎子,伪信者是漂移不定的瞎子,他的一生整个就是连环爆炸和地雷…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

(黄牛章 第10节)

谎言最大的特点就是毁灭人:

另外一层意思: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

(黄牛章 第10节)

它就是喜爱今世…

“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

(黄牛章 第10节)

image
当他们致力于今世,安拉任由他们,本来是可以忏悔的欲望,却变成了事实…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他们将为说谎而遭受疼痛的刑罚。”

(黄牛章 第10节)

痛苦的刑罚,使人毁灭的最大的特性就是谎言,在正确的圣训中记述:

“信士会有任何缺点,除了欺诈和谎言”

(艾哈迈德由艾布乌玛麦-愿主喜悦之-传来)

信士绝不会撒谎,也不会欺诈,信士有可能会犯错,做个忏悔的犯罪者,但绝不会撒谎…更不可能欺诈…

“不然啊,不可靠的人是没有信仰的,不守约的人是没有信仰的。”

(拜厄威由艾乃思-愿主喜悦之-传来)

“他们将为说谎而遭受疼痛的刑罚。”

他们的惩罚是痛苦的,因为他们蒙蔽人们…

穆斯林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伊斯兰的敌人,而是来自妄称宗教的人:

兄弟们啊,事实上:穆斯林的危险是哪来的呢?是从他们自身。因为真理不是多个的,真理只有一个,绝不会有哪场战争是在两个真理间的,真理不是多个的。如果战争是在正邪之间,战争是非常短暂的,因为安拉与真理同在;如果是在两邪之间,就不会有休战。穆斯林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伊斯兰的敌人…宗教的敌人是被揭晓的…危险是来自妄称宗教的人——伪信者。
使穆斯林毁灭的灾难不是来自宗教的敌人,兄弟们啊,穆斯林的敌人在世界上,尤其在西方世界,他们已揭晓这个宗教是无法直接敌对的,他们怎么做了?他们想通过伪信者从它的内部来分裂它,所以每个人在穆斯林的信仰中改变,让他们将非法认作合法,合法认作非法,在宗教中创新——安拉并没对此降下任何论据,这就是从宗教内部粉碎宗教的伪信者。现在,计划非常清楚和明白,宗教的敌人想从穆斯林内部粉碎他们的生活。多少恐怖活动,不是信士干的,而是伪信者干的,想扭曲宗教,把穆斯林弄成恐怖分子。穆斯林是与这种属性最遥远的人啊,伪信士的危险始终威胁着我们,这些人穿梭于信士之间,干着些不受称赞的事,这个话题说起来就长了,多少宗教的宿敌披着信士的衣服,干着罪恶,并把它归给信士,这是已被揭晓的重复清楚的行为,因此,威胁穆斯林的大灾难不是来自他们的敌人,他们的敌人已被揭晓,…真理不是多个的…那灾难只是来自取悦于信士的伪信者…

信士亲近和接续,伪信者疏远和断绝:

例如:如果我们用他们的话说:…尊贵的《古兰经》,它是调养众世界的养主的语言,但断手是太残忍了,必须以其它不断手的方式来解决,他们怎么做的?他们把《古兰经》的判令毁了,难道至尊至大的安拉不知道这个方式是不是残忍,必须要用其它的方式来解决吗?即:一个人他穿着宗教的衣服,以另一种形式攻击《古兰经》,攻击圣行,攻击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要么以讲题性的控告,要么以精密的科研,要么以文明眼光,这是伪信者,在这搞笑的被褥下用危险的鹤嘴锄捣毁宗教,而他自己感觉不到。因此,穆斯林所面临的严酷的危险是来自妄称宗教的人,而不是宗教的明显敌人,伊玛目沙菲尔有句话对此立场是恰当的,他说: “我以跳舞谋生都比以宗教谋生容易”。以跳舞谋生是谋生,但是舞者不会被追随;至于宗教谋生的让人误以为他是信士,为了他的利益阐释明文,拿取他本不应该拿的钱财,给人们造成对宗教最差的印象,于是人们就远离宗教,由于这个伪信者的原因,人们纷纷离开了宗教。信士使人接近,伪信者使人远离,信士接续,伪信者断绝,信士使人喜爱,伪信者使人分散,信士让人接续,伪信者使人断绝…

“他断绝安拉命令人连续的。”

(黄牛章 第27节)

信士使人接近,伪信者使人远离…

伪信者的作用往往是毁坏心灵和环境: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他们将为说谎而遭受疼痛的刑罚。当有人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他们就说:我们只是调解的人。”

(黄牛章 第10-11节)

这水并没有坏,因为它无色、无气味,我们怎么能说它坏了呢?除非是我们改变了它的颜色,或是气味。一件事物的朽坏是因它脱离了它的基本特性。一个少女变坏是没有了贞洁和羞耻;一个公务员的腐朽是不为国民服务;一个法官的腐朽是失去公正;一个医生的腐朽是不对病人尽忠;一个律师的腐朽是欺骗他的委托人;一个教师的腐朽是误人子弟,没教授什么,就拿取工资。每个职业,每个人,每种身份都有其端正之道。伪信者需要满足今世的欲望,于是就以着怂恿妇女暴露来使她腐朽,把她的诱惑摆到大街上给人们展示,还怂恿人们拿取非法之财,(你有孩子,人们都是这样的)…使他们腐朽,伪信者的作用总是破坏人心,或是污染环境,污染空气,污染水…

“当有人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

(黄牛章 第11节)

人受命修缮:

事实上,人受命修缮,例如:有口快要坍塌的井,我们带着金属套下到里面,井可以使用了,但是你增加了它,信士使它更加完善。如果你不管它,你也没破坏它;如果你毁了它,那你破坏了它。那就有了破坏和不破坏。你使它完善,信士受命完善,如果他搞破坏,那他就搞了两次,一次是任随它毁坏,一次是破坏了它。你本身受命修缮,所以信士在人们中改善,并改善环境。
在五十年前,就像我说的,人们都是从这条河饮用,在大马士革流淌的一条河,它的水可以饮用,没人会在当中扔什么东西,现在,所有的下水都到河里,衡量一下水源和河口,在它流淌至河口,发生了什么变化?它的下流都是黑色的。一件事物的朽坏是它脱离了它原有的特性。这就是水的破坏。激素会破坏植物,农民重视利润,就撒一些禁止进口的非法激素,走私把它运进来,把它撒上,农作物就会更大、更鲜艳,但这些激素是致癌物,这些杀虫剂会使土盐碱化,使植物生病,也会使人得病。至于饲料,是面粉、腐肉和血粉拌成的,本身就是些非法物品,疯牛病的因素,牛由于人的疯狂而疯了,他们给它喂面粉…腐肉…最后怎样了?不得不烧掉一千三百万头牛,价值三百三十亿澳大利亚镑,他们毁了肉,毁了空气,甚至在空中的站点会影响通讯,人们所遭受的许多病症来自于空气的污染、噪音污染、水污染、土地由于盐碱的增加和化学杀虫剂受污染,那一切都是为什么?因为人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利益…

喜爱金钱令人在大地上搞破坏:

image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

(黄牛章 第10节)

病症是喜爱金钱,因为喜爱金钱,我们什么都干,所以他们改变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创造物,你可以放一种物质在一些食品中吗?那种物质是纯粹的化学物质,身体不会接受,它会使产品增白,提高利润。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

(黄牛章 第10节)

对金钱的喜爱促使他们破坏这生产…

“在他们的心里有病,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他们将为说谎而遭受疼痛的刑罚。当有人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他们就说:我们只是调解的人。”

(黄牛章 第10-11节)

当然,对他们的腰包有益,对他们的个人生活有益,他们寻求他们狭隘的利益。

每个伪信者都认为他的利润就是修缮,不惜任何代价:

我们尊贵的兄弟们啊,信士的第一个特点就是修缮,伪信者是破坏,总得来说就是:破坏一切,破坏夫妻关系、同伴关系、邻里关系、母子关系、父子关系,伪信者的作用就是破坏一切的关系,实现利益,即使是破坏环境、空气、水、农作物、工业,散布不正确的思想来破坏信仰,破坏人与至尊至大的安拉关系,怂恿他干一些违法之事…(老兄,那没什么,你没活在这个时代)?你必须光彩照人,你看看世界上都发生着什么给你呈上一大杯?以免你孤立于世界,如果这高脚杯进到家,那就是另一番情形了,或许是放弃拜功,或许是干罪,或许是离掉他老婆,当然,他已看不惯她了,因此破坏面是广的。破坏信仰、破坏道德、破坏环境、破坏工业、破坏农业、破坏水、破坏空气…

“当有人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

(黄牛章 第11节)

他们厚颜无耻地说:

“他们就说:我们只是调解的人。”

(黄牛章 第11节)

在破坏中看到修缮,利润就是修缮,不惜任何代价…

“真的,他们确实作恶者,但他们不觉悟。”

(黄牛章 第12节)

信士是吉庆的,他团结,不搞分裂;修缮,不搞破坏:

信士是吉庆的,他团结,不搞分裂;修缮,不搞破坏;亲近,不疏远;喜爱,不憎恶;我们至尊至大的养主驳倒伪信者,他说:

“真的,他们确实作恶者,但他们不觉悟。”

(黄牛章 第12节)

在下节课中,凭安拉的意欲,我们继续讲伪信者的特点,伪信者的特点是非常细的,我们必须仔细琢磨,以免我们的脚步滑入这些属性中,信士受拯救,否认者的恶是有限的,因为他是被揭晓的,但是危险是来自伪信者的。
翻译 : Mohammed,Umda
校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