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9
1997
伊斯兰讲座-各种主题-第(016)讲:急需面前无法律(5):困难面前给予容易-困难和普遍的麻烦。
最后更新:2014-08-06
浏览次数:1538
发送给好友
发送一份拷贝给自己
* 所有栏目必填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求你使我们走出无知和幻想的重重黑暗,到于认知的无限光明。从各种欲望的深渊到于临近的乐园。
万赞归于安拉,养育众世界的主,祝福我们的领袖-忠实诚恳的许诺者穆罕黙德,主啊!除了你所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主啊!祈求你教授我们有益的知识,祈求你使我们从你所教授的知识中获益与增加给我们更多的知识,祈求你使我们看到真理并黙助我们跟随真理,祈求你使我们认清虚伪,援助我们远离虚伪,求你使我们成为听从真理之人,求你凭着你的慈悯让我们进入你清廉的仆人之列。(阿敏!)

困难和普遍的麻烦:

image
尊贵的各位兄弟:之前我为你们提到了急需面前无法律的问题,这是教法原理学中的原则,但人们扩宽了对它的理解,把它的意思稀释到相反它原有的意思,因此,我曾在我的部分演讲中围绕这个内容做了讲话,并且我曾许诺在星期天的讲坐课里继续详细地阐明这个内容,我们曾在之前的讲座课谈到了部分无知的种类怎样被算为急需,而另外一部分的无知改正有一定困难,可以算为是难以避免的,为了消除困难,或消除罪恶,这呢!我在之前讲座中以详细解释过了。同时,我阐明了大多数无知的情况,人是无法推脱的,尤其是成长在伊斯兰国家的人,教律的法规以着广泛的意思传达到他,今天我们转到急需的问题中另外的问题,即:困难和普遍麻烦的问题,然而,困难面前给予容易是因为清高伟大的安拉不要我们困难,而要我们容易。然而困难它就是艰难,普遍的麻烦是普及的困难,由于一个人难于摆脱的困难或远离它,所以这就成了减轻的因素之一。

污秽本身无法清洁,但被污染的东西是可以清洁的:

尊贵的兄弟们:我给大家举一些例子:带有被原谅的污秽做的礼拜是正确的,类似少量的血、脓水、疮脓、黄水。尽管这些是污秽,但是是被原谅的,和少量来自另外一个人的血也是被原谅的,和马路上的稀泥,在冬季人们行走在马路上时,或许一些来自马路上的稀泥染到了人们的衣服上,而马路上的稀泥是被原谅的,哪怕其中有本质的污秽。在我们的教律中有被染污的东西和污秽本身,最另人惊讶的就有经注家们从安拉的话中所理解的:

“信道的人们啊!以物配主者只是污秽,故从今年起不准许他们临近禁寺,如果你们害怕贫穷,那么安拉将以他的恩惠使你们满足,如果他意欲,安拉确是全知的,确是明哲的。”

[忏悔章 第28节]

image
安拉没有说:“他们是被染污的”,而说:“他们是污秽”,污秽意思是本质的污秽,本质的污秽是不能被洁净的,至于染污的东西,它能被洁净,假如你有一个器皿,染到了一些污秽,你把它洗七次,这个器皿就洁净了。至于本质的污秽是不可能被洁净的,因为它是原本质的污秽,伟大的安拉说:

“信道的人们啊!以物配主者只是污秽,故从今年起不准许他们临近禁寺,如果你们害怕贫穷,那么安拉将以他的恩惠使你们满足,如果他意欲,安拉确是全知的,确是明哲的。”

[忏悔章 第28节]

多神教徒、不信教者、偏离正道者、放荡者,广义的说:是污浊的人,即:语言的污浊、志向的污浊、关系的污浊。物质的污浊是一回事,而意义的污浊是另一回事。不忠诚是污秽,撒谎是污秽,欺诈是污秽,自大是污秽,这种行为是垃圾,或许有这种行为的人从优美方面达到了最高的层次,又或许有这种行为的人从优美的那些等级方面是在最高的层次之内,然而他会有不干净的行为。
image
有一次,一个人对我说:“我是一个清洁工”,事实上,或许位于大马士革最繁华的街道的商店,其中拥有最高档的装饰,但妇女们常访这个商店,而商店的老板会调戏妇女,那么这个商店是一个肮脏的场所,其中有污秽,尽管它享有华丽优美的等级,然而意义的污秽是很危险的。有肮脏的工作,还有一些肮脏的立场,伪信的立场是肮脏的,欺诈的立场是肮脏的,表里不一是肮脏的行为,然而尊严伟大的安拉说:

“信道的人们啊!以物配主者只是污秽,故从今年起不准许他们临近禁寺,如果你们害怕贫穷,那么安拉将以他的恩惠使你们满足,如果他意欲,安拉确是全知的,确是明哲的。”

[忏悔章 第28节]

即:他们有丑陋的,安拉所不喜悦的行为。
另一类:在一些清真寺中难于清除的污秽的痕迹,鸟粪的痕迹,无论怎样清洁,它的痕迹仍然留存于清真寺院中。溅在衣服上针尖大小的小便,这也是被原谅的。

污秽在哈奈非教法中的断法:

image
哈奈非的教法学者们限定被原谅的污秽是以不足四分之一衣服的面积,如果它超过四分之一的面积,它是不被原谅的,必须更换衣服,当然这种污秽是轻污秽,如果是重污秽,达到了一个银币、或手掌心的大小,这是被原谅的污秽。
在冬季,一个人行走在马路上,一辆汽车经过时,汽车使一部分泥浆溅到了他的身上,马路上的土它是不洁净的,对于你必须要做礼拜,而你只能在昏礼拜之后才能回到家,你怎么办呢?你回到家换衣服,还会有第二辆汽车。染到了一些轻污秽是被原谅的,这是属于这个正统宗教的伟大之处。
image
另外一类:火在哈奈非教法主张中是能洁净物体的,因此,如果我们把粪便点燃,火烧过之后它是对粪便的清洁。动物粪便的灰,和被烧过受原谅的灰土成了洁净的,假如不是那样的话必定我们把在农村做的饼判为染污了饼,因为烧火做饼的燃料是来自动物的粪便。
骆驼、牛、羊的粪便,如果落在鲜奶中我们快速的取出它,鲜奶仍然被认为是清洁的。在挤羊奶的时候,羊粪蛋在羊奶里分解之前,这被算为被原谅的污秽。水如果停留了很长时间,而水的一部分水质改变了,或其中有水绵,或一部分稀泥,因为这是我们难于避免的,尤其是在农村,这也被算为是洁净的。净下可以用多个石头,因为一个石头不能完全的消除污秽,有时候有一定的必要性,例如:一个人行走在路途中,而他必须要方便一下,而在途中没有水清洗,他怎么办呢?这是今天我们所要学习的普遍的麻烦,困难面前给予容易,但是我不想超越这些例子的范畴之外。这些限度是教法学家们所宽限的数量,即:轻污秽,大概衣服的四分之一,有一个银币或手掌心的大小也是被原谅的;如果超过这个范围,那就不可以穿着这件衣服做礼拜了。
没有小净的儿童,在班里的学生,他学习《古兰经》。教法学家说:准许没有小净的小孩在学习《古兰经》期间摸《古兰经》,以及每一个学习《古兰经》者。念诵《古兰经》、教授和学习是一种功修,当诵念是为了学习,准许没有小净的儿童摸《古兰经》,同样对于教授者也是一样的。

可以给予容易的困难:

image
对于住家者,可以摸皮袜一天一夜,因为每次洗小净要脱掉皮袜有困难。在罕百里派,在旅行中极少的情况下,因为时间紧迫,因为你要寻找另外的鞋子来替换,或在做小净时的专用鞋甚至可以抹袜子。
例如:在非常害怕时的拜功,准许背向朝向,害怕者的朝向是他安全的方向;旅行者的朝向是他的骑乘朝向的方向;生病者的朝向是他所舒适的方向。如果你无能时,你可以指点礼拜,因为拜功是不可脱去而重复的主命,在附功拜中许可坐着交还,同样在莎斐仪教法主张中,躺着礼拜同样可以。可以推迟做晌礼拜直到天气凉爽,即:在非常炎热的天气,等正午过后,特别是在夏季是受喜的。无论是由于炎热或是其它特殊的情况,是可以放弃集体礼拜,和主麻拜功的,就像下大雨,有重病,垂死,害怕自己的生命、名节和财产,及在夜间有飓风,饥饿、干渴、寒冷、泥泞、酷热的中午时候。在莎斐仪教法中,主张在旅行和生病时可以提前或推后地并礼拜功,这些是可以给予容易的困难,这些困难就是教法学家们把它称之为普遍的麻烦。
image
来着月经的妇女没有还补拜功的义务,因为这是重复不断的,不像斋戒。如果一个人的昏迷超过一天一夜,那么拜功的义务对于他脱去了。无法用头来指点礼拜者的拜功由他上脱去了,这是在哈奈非教法中的正确主张。即:一个人患有昏睡症,这种病症使他无法指点礼拜,拜功就由他上脱去了。
在哈奈非教法主张中,在港口没有固定的船上,由于害怕头晕,可以坐着交还主命拜,即使没有故,即使能够站着交还。如果乘客是在船板上,大海是很深的,而礼拜者如果站着礼拜或许会头晕,你可以在船上坐着礼拜纵虽能够站着交还。在旅行期间,可以无大净者打土净礼拜,拜功正确。一个旅行者他是无大净的,他不能够洗,或担心确实会造成伤害的寒冷,他可以打土净做礼拜,因为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认可阿慕尔,当时他打土净而没有洗大净就带着他的同伴礼拜,他引证了清高伟大安拉的话: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借诈术而侵蚀别人的财产,惟借双方同意的交易而获得的除外,你们不要自杀,安拉确是怜悯你们的。”

(妇女章 第29节 )

image
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准许吃死物,和担保偿还地拿取他人的钱财,快要饿死时可以吃死物,或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也就是担心饿死的时候,用其他人的钱财来充饥同着担保,你随后就交付食物的价格。
孤儿的监护人,如果他为了发展孤儿的钱财,他可以根据他的需求,如果他是贫穷的,他可以拿取一部分孤儿的钱财;但如果他是富裕的,那么让他廉洁自爱。
男子在生病的情况下,是可以穿丝绸的,如果他患有皮肤病,而其它的衣服会伤害他的皮肤,他可以例外地穿丝绸的衣服,以便减轻皮肤的痛苦。
一些有困难的情况,教律是准许消除这些困难的,即是订购交易,订购交易按照原则是被禁止的。因为它是在交易不存在的东西。就像你买还没有长出的羊毛,还没有长出的小麦。订购交易是买者同卖者的合作、互助,准许订购交易,尽管它是交易没有的东西,其中有一些不明了。
准许解除合同,准许转账、抵押、借债、遗产、委托、出租、农业互分制、经融合资、出借、寄存,这些所有的都是为了解决穆斯林的难题。

“你们应当为安拉而真实地奋斗,他拣选你们,关于宗教的事,他未曾以任何烦难为你们的义务,你们应当遵循你们的祖先易卜拉欣的宗教,以前安拉称你们为穆斯林,在这部经典里也称你们为穆斯林,以便使者为你们作证,而你们为世人作证。你们当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信托安拉;他是你们的主宰,主宰真好啊!援助者真好!”

( 朝觐章 第78节)

“安拉欲减轻你们的负担;人是被造成懦弱的”

(妇女章 第28节)

“人是被造成懦弱的”

(妇女章第28节)

一个人取益于他所拥有事物,但他怎样取益于别人的事物呢?通过租的途径,一个人他租了套房子或一辆汽车,他是用别人的事物来受益,这是在我们教律中所制定准许的容易之一,为了实现穆斯林大众的利益,可以借助他人,代理、寄存、金融合资、人力灌溉互分制、耕种互分制、年长者他拥有的钱财他可以借助聪明的、勇敢的青年把他的钱给予青年让他为老人发展钱财,这是金融合资、耕种互分制、人力灌溉互分制、合股营业。
债务担保,拿取抵押品和保证金,和类似的,这些是宽大的教侓所给予的容易之一。

教律中选择的种类:

image
当明哲的教律制定者在制定选择的问题时制定了有缺陷的选择,你若是买了一件物品,如果它有缺陷,你有权利取消合同或退还货物。还有看的选择权,谁买了他没有看到的东西,当他看到时候,他有选择的权利。也有过分被欺骗的选择。在正统的教律中有十几种买卖的选择,如果那里有过分的欺骗那么你拥有被骗的选择权。货物不像你看到的样品,你拥有看的选择权。有时你也有时间期限的选择权,你买了一套房子而你想了解它在房产业中记录的详细情况,你向卖者要求选择权,如果确定这套房子是被抵押的或它有问题,你是可以解除这个合同的。时间的选择、被欺骗的选择、看的选择。
有价格的选择,如果买者没有付款,卖者有权规定,你如果在这个期间内还没有付款的话,那么合同无效的。有的人在买时不提付钱的事,所以即使他还没付钱,那这货物是属于买者的。
一个人,死亡降临他,他还没为死亡做准备就得立遗嘱,他可以嘱托把他的所有钱财用在公益事业中,用于帮助穷人、贫困者、学生,建设孤儿院和医院,因为遗嘱是能使之容易的,人推迟做清廉的工作。

应该给予容易的其它事项:

image
聋哑人所公认的手势可以用于人们之间权利的默认,如抵偿、血金、钱财,个人的结婚和离婚,以及类似那些必然的事情。我们拥有很精细的教律,聋哑人不会发言,他也不会说:我买了,我卖了或是我同意了。那怎么办呢?聋哑人的手势是被算为认可。公认的手势,聋哑人对安拉的那些必须执行的法度的招认是不被接受的。
至尊至大的安拉的权力是建立在宽恕的基础上。关于人与人之间的权益,聋哑人的指示就是承认。比如:我对他说:你偷盗了,而他却低下了头,这个动作不被认为是他的承认,只被认为嫌疑,“你们当因嫌疑而放弃执法”,因为他关系到安拉的法度,关系到那必须执行的法度时,聋哑人的手势是无效的,被认为是得放弃执法的嫌疑。
必要时可以观看女人的脸-在相亲时、在判案时、在治疗时,比如:法官可以观看女人的脸,医生可以观看女人的部分肢体。同样,在相亲时,你可以观看她的脸和手,及促使你和她结婚的事物。
image
可以多妻。在战争之后,在妻子有病的情况下,对于丈夫一些极少的情况下。这些都属于应当给予容易的困难。妻子生病,或是不能生育,或是在战争之后,产生了婚姻的停滞,这就是困难面前给予容易,即是:可以多妻。有时夫妻生活无法再继续,折磨、憎恨、怨恨、争吵等等,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离婚,尽管离婚是合法的事情中安拉最憎恶的,但它是必要的。
创制演绎家,我们责成学者致力于正确事宜。假如他的创制演义出错,我们用严厉的惩罚恐吓他的话,那么就没有任何人去创制演义,就会取消了创制演义。我们至尊至大的养主通过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圣行(告诉我们):“创制演绎家,如果做对了一件事,他得到俩个报酬;如果做错了,他得到一个报酬”。你们认为这种鼓励努力工作类似圣训中所提到的吗?假如你努力工作了,做错了,你得到一个报酬,做对了,你也同样得到两个报酬。我给大家所提到的这些情况的轴心是一个,就是困难面前给予容易。目的并不是忍受困难,而是联系安拉。困难把你和至尊至大的安拉隔开。比如:朝觐期间射石最好是在日偏之后,但是数以万计的人试图在日偏时同时完成功课,这种现象有时被称为灼人的战场。带家属者可以在夜间射石,试问:我们谁愿意让自己的妻子拥挤在男人之间?大的困难面前给予容易,这里指的是在夜间射石。夜间射石很消遣,你前面方方一米都是空的。这么的拥挤,你不会获得任何联系安拉,我们应该明白教门的真谛。

困难本身不是目的:

尊贵的兄弟们:困难本身不是目的。当今社会,若有人步行朝觐,你们认为他能得到超过坐飞机朝觐的回赐吗?回答是绝对的,不可能,当然,这是指有能力坐飞机的人。他的目的就是给自己增加困难,为了得到更多的回赐。伊斯兰教不允许自找苦吃。但是,有些情况是安拉给我们规定的,所以我们要忍耐。有一次,我在另外一个伊斯兰国家,听说很多人为了探望一位大学者的坟墓,步行一千公里,花时一个半月左右,他们认为会的到更大的回赐。这种自找的困难,是徒劳无功的。
困难本身不是目的。在朝觐期间,巡游天房,奔走,驻阿拉法特山,天气很炎热,这些困难是被规定,我们必须要忍受。绝不允许我们自找苦吃。

清高的安拉喜欢人们接受他的特许,犹如喜欢人们接受他的决议一样:

尊贵的兄弟们:关于困难的话题是很大的问题。目的是让你感觉到,你很临近尊严伟大的安拉。所有会把你和这种临近隔开的困难,你当远之。举个例子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朝觐期间,带家属者,带小孩子者。晨礼后从穆兹代里法离开,有时路上要占用二十个小时,拥堵无法忍受。沙菲尔派学者主张允许带家属者和带小孩子者半夜离开穆兹代里法。意思就是:半个小时就到达米纳山,还可以射石,然后回到麦加,在晨礼前完成主命的巡游。对于带家眷和孩子的人,担心他们困难,这在沙菲尔是允许的。大的困难面前给予容易,这是教法原则之一。
确实,清高超绝的安拉喜欢人们接受他的特许,犹如喜欢接受他的决议。接受特许是一种美德,接受决议同样也是一种美德。安拉提到:

“你们当为主道施舍,你们不要自投于灭亡。你们当行善,安拉确实喜爱行善者。”

(黄牛章 第195节)

image
有一次,我和一个兄弟辩论,他认为吃药不是必需的。我告诉他:你夫人马上就要分娩,医生告诉你:你夫人必须要做剖腹产。假若你没听医生的话,你夫人在分娩时不幸归真了,你不认为是你的失职吗?把你夫人送向死亡,你不认为你干了件大罪吗?因此,法学家们的仲裁是:你认为这个病情会阻碍你的功修,影响到你的生活来源,你就要吃药。他说:类似的情况,吃药升级到主命的等级,证据是什么?
清高的安拉提到:

“你们当为主道施舍,你们不要自投于灭亡。你们当行善,安拉喜爱行善者。”

(黄牛章 第195节)

清高的安拉提到:

“信士们啊!你们不要借诈术而侵蚀别人的财产,惟接双方同意的交易而获得的除外。你们不要自杀,安拉确是怜悯你们的。”

(妇女 章 第29节)

有时,部分教法仲裁,你不接受,要么是给你传达的那个人的知识水平低,或者是阅读和文化有限。至于确切无疑的事情:你认为这病很危险,医治很容易,如果你没有治疗,就会把你自己推向死亡的话,那么你就必须治疗。
安拉的仆民们啊!“你们当医治”,这个动词词形是命令式,命令式都是要求必须落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没有规定我们必须要吃药啊!这句话根本不是教法规定。我们得到了很多这种情况。比如:一个人买了一个琵琶,而后向至尊至大的安拉忏悔了。有人说:让他打碎它,因为这是他的工具。部分法学家建议:因为琵琶是木制的,所以让他以焚烧的方式从这个琵琶取益,所以可以出售它。要是一个人花五六千块钱买个琵琶,就是为了焚烧它,洗涤它,这是可以理解的吗?显而易见,出售琵琶就是为了使用它。

人人都有本性准则:

人都有准则,就是本性准则。我们在大伊玛目-艾卜哈尼法以及其学派学者,和沙菲尔伊玛目以及其学派学者之间做个区别。所有的教法都是创制演义,创制演义者会对会错。我曾经给你们说过,一个哈尼法派学者许可:在局势稳定的非穆斯林国家,得到委托者的许可时,可以使用其财产。这被分为几种情况:伊斯兰国,敌对国,契约国。伊斯兰国就是穆斯林国家,敌对国就像犹太教国家,契约国就像法国,我们之间有外交代表。哈尼发学派的决议:在类似法国之类的国家,得到委托者的许可时,可以使用其财产。我们剖析决议并不是蓄意消弱它。如果你把全部财产转移另一个国家,并投资在那里的银行,你是想消弱它还是想使它增值呢?肯定是使它增值了,那么它就是非法的。最正确的是无论在哪个地方,非法的就是非法的。在你的国家,在别的国家,在伊斯兰国家,在非伊斯兰国家,非法的永远都是非法的,地理位置不能改变教法的仲裁。犹如我对你们说:你需要征求自己裁决。假如法学家给你裁决了,那就已经裁决了。

由乃瓦斯•本•斯牧阿尼-辅士传来,他说:关于善和罪的问题我问过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他说:善是美德,罪恶是在你心中的不安,及你不喜欢人们知道它的事情。

(穆斯林由乃瓦斯•本•斯牧阿尼-辅士传来)

合法和非法都是显而易见的:

image
合法的是显而易见的。一个人礼完宵礼拜,他觉得需要睡觉,就这样,他度过了辛苦的一天。如果他上床睡觉,他礼主命的宵礼拜,圣行拜,奇数拜,他感觉他干了什么事情吗?合法的,非法的是显而易见的。行奸、饮酒、杀人是明白的事项,撒谎,背信弃义,任何人根据任何一种文化和水平区分这两样都不成问题。合法的就是合法的,非法的就是非法的。我在以前的讲课中提到过,穆斯林国家没有宗教无知。生活在伊斯兰国家的人,每星期他学习两个小时的伊斯兰教育,和他的父亲聆听过一百或者五百场演讲。他对你说:“我不知道酒是非法的”,这句话是被否决的。这是以前学习过的内容。
但是教法中的细节问题上,他有可能不知道,他所不知道的细节问题只局限在很狭隘的范围,安拉有可能原谅他的无知。真正的无知者,或者谎称无知者,不会得到安拉和教务掌管者的原谅的。
合法的事物和非法的事物是显而易见的。我在早晨的讲课中已说过了-一般文凭的出题内容:很简单的问题,大多数学生能回答;中等的问题,中等程度的学生能回答;但是必须出一定分数的问题,只有优等生才能回答的出来的;比如:哲理性的问题,推论性的问题,涉及到细节的问题。回答很简单的问题者是学习一般的学生,回答普通问题者是中等生,回答哲理性,推论性等问题者是优等生。
尊敬的弟兄们!在教务中,我们也有第一类问题、第二类问题、第三类问题。一个人放弃很明了犹如太阳是一样明了的非法事物,放弃明了的非法事物是很简单,不费力的。采纳明了的合法事物,也没什么问题。一个人以合法工作而得到食物、结婚生子、带着孩子们去游玩,这都没什么问题。但是问题出在哪儿呢?就是在合法与非法之间有很多让人们模棱两可的事情。我们怎么领悟这个明文呢?我们了解到一部分人知道模棱两可的事情,有很多情况,大多数人把它认为成合法的,其实不然。很多人以固定的利润而投资。他对你说:别人拿我一千块钱给我二十块钱,这对于我很好。以固定的利润投资是吃利息。比如:俩人合伙买房,一个人从中拿了房租,同时规定,让购房者担保过段时间把他的全部金额给他,这种方式导至租金变成了利息。
有时,你向我借了钱,你拿着这房子,使用一年,这种借款方式带来了利益。很多事情人们应当防范,为了避免涉及到模棱两可的事情。至于,在不合法和不非法之间的事情没什么问题,在它俩之间有很多模棱两可的事情。

“努尔麻乃•本•白舍尔说:我听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合法的事物是明显的,非法的事物是明显的,其中有模棱两可的事情很多人不知道,谁防范了,谁就保住了自己的教门和名誉。谁深陷其中,犹如牧羊者在禁区周围放牧,他几乎会落入其中。注意:每位君主都有禁区。注意:在大地上安拉的禁区就是他禁止的事物。注意:身体中有块肉,他健康了,身体就健康了;他毁坏了,身体就毁坏了。其心也! ”

(由努尔麻乃•本•白舍尔传来一致认同的圣训)

因此,虔诚是你放弃无关紧要的事情,为了谨防紧要的事情。虔诚是放弃使你怀疑的事情,趋向你不怀疑的事情。有时会引起争辩,某人说:“合法的应该如此”这是有分歧的问题,最好是避开分歧。比如:抹袜子问题,水很丰富,所有事情都很容易,最好是放弃分歧。

避开分歧:

image
有个教法术语非常有意思:避开分歧,当一个教法主张允许一件事的时候,另一个教法主张不允许。像哈尼发学派,只允许朝觐期间并礼,缩短拜功是可以的。至于并礼,朝觐期间住阿勒法特山时才可以。其它教法学派一致认可:并礼和缩短拜功。一位伊玛目带众礼拜,身后有各学派人跟拜,他该怎么办?他应当放弃分歧,单独地礼午时拜,单独地礼晡时拜。最适合的就是概括,概括就是你在困难时可以采取最简单的,在容易时你采取最谨慎的。这是困难面前给予容易和麻烦普及的概括。清高的安拉说:

“你们应当为安拉真实地奋斗。他选择了你们,关于宗教的事,他未曾以任何烦难为你们的义务,你们当遵循你们祖先易卜拉欣的宗教,以前安拉称你们为穆斯林,在这部经典里也称你们为穆斯林,以便使者为你们作证,而你们为世人作证,你们当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信托安拉;他是你们的主宰,主宰真好!助者真好!”

(朝觐 章 第78节)

曾经有人在朝觐日关于一件事情问使者(愿主福安之),他说:你无妨去做。这句话意思是指:安拉只意欲使你们清洁,他只看你们的心和工作。
翻译 : Omar + Ibrahim
校对 : Mohammed,Um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