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14
2010
伊斯兰讲座-各种讲题-第(098)讲:在你被规划之前规划
最后更新:2014-09-12
浏览次数:1874
发送给好友
发送一份拷贝给自己
* 所有栏目必填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求你使我们走出无知和幻想的重重黑暗,到于认知的无限光明。从各种欲望的深渊到于临近的乐园。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安拉的祝福和平安在我们诚实、守信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求你使我们脱离无知和愚昧的黑暗,到于认识和了解的光明;脱离欲望的泥泞,到于临近的乐园吧!

人在他的归宿的问题上所采取的决定是很少受时间指责的:

尊贵的兄弟们,我将在这美好的聚会中谈论一个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主题,这个主题即是:你要么规划;要么他人为你规划;要么你为你自己的一生做一个安排,在其它时候,你可以检查它,更换它;要么你画一个蓝图,并为此采取一些措施,那你就很了不起了。 image
要么你让他人为你规划,假若你规划,设定一个目标,不采取一些途径,你就是个犯难的数字;要是他人为你规划,你就个简单的数字,就像你们看到的大地上的一些机体,生活在未来,为未来规划;有一些机体生活在现在,它的行为;有些机体生活在过去。生活在过去的机体是愚蠢的机体,生活在现在的机体较之稍好点,而生活在未来的机体是理智的聪明的机体。对一千名青年做了份调查,结果非常令人失望,很让人遗憾,我们只有百分之三的青年是有自己的规划的,而百分之九十七的青年是他人为他们规划,没有计划的生活着,没有个清楚的目标,在享乐中度过,你看到他有敌人在嘲笑他的欲望;有的,有敌人在偷宝藏,这已经发生了,产石油的地方,几十亿天文数字的收入由于敌对而流失,本来这个地方的每一个居民可以生活在最高水平,但是被人规划了,财富被毁了,土地被侵占了,居民被驱逐了,五百万人被驱逐,一百万人被杀,一百万人被监禁,说起来非常的令人痛心,我要跟年轻人说:为你的未来规划,当你为自己定了个清楚的目标,你想成为什么样的呢?有些话使我感受非常深刻,一个人为他的归宿所采取的决定,是很少实践的。

“为我而奋斗的人我必定指引他我的道路,”

(蜘蛛章 第69节)

理智的人寻求真理并抵达它:

指安拉发誓,兄弟们,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寻求真理却不抵达;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寻求崇高的的目标而不抵达。你要规划日常生活,我们吃了,我们喝了,我们工作了,我们劳累了,我们熬夜了,我们睡着了,我们醒来了,我们生育了,我们结婚了,然后就是讣告,这是大多数人的生活,成千上万的人,无人知晓,极少数的人为他们的未来规划,成了民族的旗帜。 image
我提醒过很多次,有一次,我问我的学生:“谁告诉我1677年生活在沙姆的商人名,我就给他满分”,没有一个学生给我哪个商人的名字,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们的领袖-萨拉丁是个规划者,他战胜了二十七个西方的地区;我们的领袖-忠诚者(艾布白克尔),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我们的领袖-奥斯曼,我们的领袖-阿里,伊玛目沙菲尔、艾布哈尼法,知识的轴心,领导的轴心,修缮的轴心,民族的旗帜,你们要规划,你以为你就这点能耐吗?不是的,指安拉发誓,每个人都有许多能力,只要释放开,那就是个伟人,你要规划,这一生会很快过去的,你们中的每个人,包括我都是有寿数的,问自己这个为难的问题,这四十年是怎么过去的?指安拉发誓,一眨眼就过去了,请相信,我不夸张,我们剩下的时间也会一眨眼过去的,你曾是个人,突然成了一则消息-讣告。在沙姆,每天有一百五十人归真,几乎每天有五十份讣告被印刷,你读一下这些讣告,它们的主人们曾经是人,是主事人,是商人,现在却是墙上的一则消息,难道不是吗?我们为这一刻准备了什么?我们为从家迁到坟墓的旅行准备了什么?在人的一生中有比离开今世多的事实吗?有人敢说‘我不会死’吗?绝不会有。在埃及有个艺术家,是个非常出名的歌唱家,我有一次读了有关他的报道。他从来不在晚上吃饭,为了健康,他只吃白肉,每天锻炼,从不坐飞机,后来死了,我猜想他不会死,健康的膳食,每天的锻炼,我赞成锻炼,赞成健康的膳食,我不反对,但你千万不要以为有谁不会死。

万物都将死去,
不会存留,
除了具有尊严伟大的主宰;
夜再长,
黎明必会来临;
寿命再久;
迟早要入坟墓。

理智的人为与至尊至大的安拉相遇而规划:

你为与至尊至大的安拉相遇计划了什么?你为复生日储蓄的清廉的工作是什么?同你一起下到坟墓的清廉的工作是什么? 我讲两个故事。有一次,我遇到一个人,和他谈了一下宗教,他对我的话很感兴趣,就要求每周一聚会(三十年前的事了),我记得我们每个星期四都有一次美好的聚会,我和他每周四去见一些好人,但是我注意到这个邀请我的人,在他的家里,家具、轿车,他有难以想象的品味,非常独特,很不一般。 image
有一次,他儿子给我打电话说:“我父亲失忆了,从工厂出来,想不起来家在哪里”,过了段时间,他再次给我打电话说:“我父亲归真了”,我对他说:“在哪站殡礼?”他告诉我是在某个清真寺,我就到清真寺,以便像是完成义务一样地为他送殡,有个沙姆的学者,他看来也曾参与他的(活动),他说:“你们的兄弟-某人的父亲-曾是宣礼员,你们当向安拉为他祈求慈悯,他的声音很幽美,他要是在我这礼拜,我就对他说:‘请你念宣礼吧!’”,一个人今世的生活谈十个小时,学者一句话:‘你们的兄弟曾是宣礼员,你们当向安拉为他祈求慈悯’。我上了难以忘怀的一课,干一件一分钟就把你总结的工作,只有六十秒,问一下你自己-愿安拉没有允许,也没有定然-假若安拉使我们中的一个人归真了,在他还在尸床上,还没下葬时,会被怎么讨论?他买了套房子?建设了日常工作?这些是习惯性的。
你结婚了、吃了、喝了、睡了、醒了、旅行了、郊游了,都是些在死时不被提及的正常之事,死时被提及的是什么?是伟业。
我们的领袖-诚实者(艾布柏克尔)被算作是这宗教的第二建设者,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我们的领袖-奥斯曼,我们的领袖-阿里,尊贵的圣门弟子们,萨拉丁•安由比,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沙菲尔,你是谁呢?你不比任何人差,安拉是公正的,是什么阻止你成为一位被提及的人的?是什么阻止你成为安拉跟前的人物?你要规划,要学习,要拿到高等教育的证书。我遇到一个人,他对我说:“我今天七十岁了,我开始学阿语了”,这是何等志向?七十岁想学阿语。
一个人把他的儿子送去爱资哈尔学习,五年后拿着毕业证回来了,被指派为他们村的演讲师,当他在他的文盲父亲-他父亲是个文盲,当时五十五岁-面前演讲时,他父亲痛哭,他周围的人以为他是为他的儿子高兴的哭,事实不是这样的,他是对他自己遗憾的哭,他怎么在无知中虚度,他是上埃及的,他骑上乘骑,就往开罗的方向出发,走了一个月抵达了开罗,他说:“爱资阿尔在哪?”他没记住它的名字,他们对他说:“爱资阿尔是什么?”,他说:“是学习的地方”,有人说它的名字是‘爱资哈尔’,最后他们把他送到了‘爱资哈尔’,五十五岁开始学习读、写,一直坚持,最后归真时,已是‘爱资哈尔’的长老。
人在他的归宿事宜上所采取的决定,很少受时间的指责。

所有的被造物在安拉那里是平等的,他与他们之间没有亲近,只是他们对他的顺从:

指安拉发誓,如果你们中谁想成为最大的宣教家,那路是畅通无阻的。有句话,我深受其影响,是我们的领袖-萨阿德•本•艾比万噶苏,最亲近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人之一,穆圣(愿主福安之)喜爱他的表征有:他曾与他开玩笑说:

“这是我的舅舅,就让一个人赞赏他的舅舅吧!”

(哈克木载于《穆斯泰德若克》,由贾比尔传来)

他曾在战争中说:

“萨阿德,你射吧!以父母亲为你献身。”

(伊本马佳和艾哈迈德由阿里传来)

穆圣(愿主福安之)一生从来没有以他的父母亲为圣门弟子献身,穆圣(愿主福安之)去世,欧麦尔(愿主喜悦之)-伊斯兰的巨人对他说:“萨阿德,安拉使者的舅舅之说不会迷惑你,所有的被造物在安拉那里是平等的,他与他们之间没有亲近,只是他们对他的顺从”。
就是说:你们中不论是谁,出自怎样的家庭,怎样的门第,怎样的渊源,怎样的血统,他都可以实践他的梦想,证据是:

“这等人和那等人,我都要以你的主的赏赐资助他们。你的主的赏赐不是受阻碍的。”

(夜行章 第20节)

人在他的归宿事宜上所采取的决定,很少受时间的指责,只要是真诚地出自他的意愿和举意。你随便成为谁的儿子,富人的、穷人的、公务员的、商人的、城市居民的、还是农民的,在安拉跟前悉听尊便,有个人来到穆圣(愿主福安之)跟前,他对他说:“欢迎吉伯伊来和我说的那个人”,他说:“像我这样的吗?!”,他说:“是的,我的兄弟,大地上不出名的人,在天上是众所周知的”。
image
也许你是局里最卑微的一个门卫,或许你有时剪下来的指甲就相当于局里的所有人。有一次,我参加摩洛哥的伊斯兰会议,住在摩洛哥最高级的与一些峰会节约的宾馆,晨礼时分,我听到非常精彩的《古兰经》诵读,我从窗户俯视,一个园丁以令我哭泣的声音在礼晨礼,当时在宾馆有伊斯兰协会和各峰会,我说:或许这个职工比在宾馆的所有人更临近安拉,这是可能的,这就是信仰。
信士的幸福往往从他的内心涌出:
尊贵的兄弟们,快活需要钱,需要时间,需要健康,深奥的哲理:总有一个是残缺的。起初,你生命的开始,你是个青年人,你浑身是劲,你有的是时间,但是你没钱,等到你有个工作,有了钱,有健康,但是没时间。指安拉发誓,一个工厂的主管跟我说:“二十九年,从早上五点我就在工厂(干活),到昏礼后最后一个离开”,他就没时间享用他的钱,非常棒的工作需要持续,干这些工作的人有个几百万钱,但就没时间享用这钱。有一次,我在一个呢绒布工厂的厂长跟前,他对我说:“指安拉发誓,我只去过一次拉塔基亚,是在我买了这辆车的时候,三十年在厂里全职工作,这是第二次旅行”,钱和健康有,就是没时间;第三种:有钱有时间,但是退休了,把(工作)交给了孩子们,他有天文数字的收入,但没有健康,(身体的)摄取量超标、冠心病、关节炎、胃溃疡,这就是今世,而信士的幸福总是从他的内心涌出。
我的敌人会对我做什么?我的乐园在我的胸中,如果他们驱逐我,那驱逐就是我的旅行;如果他们杀了我,那杀死我,我就是烈士;我的敌人能对我做什么呢?今世中有乐园,谁没有进入其中,他就进不了后世的乐园。

谁要是有烧灼的开始,那他就会有辉煌的结束:

你要思考,要规划。阿塞拜疆,一个北面的前苏联附属国,在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时期,是在麦地那的我们的领袖-欧麦尔的统治下的,故他在阿塞拜疆的总督派了个使者,他在夜里抵达了麦地那,所以不想去敲穆民的长官的门,就向清真寺走去,他听到一个男人礼着拜哭,并说道:“我的主啊!你接受了我的忏悔使我心安呢?还是拒绝了让我为它难过?”,他就问他:“你是谁?愿安拉仁慈你!”,他说:“我是欧麦尔”,他说:“穆民的长官,你难道晚上不睡觉吗?”,他说:“假若我晚上睡着了,我会在安拉面前迷失自己;假如我白天睡着了,我就会丢失我的人民。 ”你要规划,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成为了伊斯兰的巨人,成了正统的哈里发之一。 image
他曾经有一次在演讲中突然想到‘你与安拉之间没有任何人’,他是穆民的长官,他把演讲中断,说道:“你曾是在格拉力图为麦和组木部落放牧的小欧麦尔,你曾是个牧羊人”,一位圣门弟子问他道:“你为什么说这个?这和你的演讲有什么关系?”,他说:“在我演讲时,我的性灵对我说:‘你与安拉之间没有任何人’,我就介绍它的能耐,我曾在格拉力图给麦和组木部落放牧”。你要规划,你要思考,要求自己成为一名伟大的信士,完成拜功,诵读《古兰经》,求知,谁要是有个烧灼的开始,那他就会有一个光辉的结局。
谁与安拉同在,安拉就会与他同在:
有一句话,我经常说:如果你与安拉同在,安拉就会与你同在;如果你迎向他,他就会迎向你;如果你喜爱他,他就会喜爱你;如果你步行地到于他,他就会奔跑地来于你。正确的圣训就是这样讲的:

“如果他接近我一拃,我就会接近他一尺;如果他接近我一尺,我就接近他一丈;如果他步行地来于我,我就飞奔地到于他。”

(布哈里和穆斯林由艾布胡来勒传来)

假若回避的人知道我对他们的等待和我对他们放弃罪恶的期望,必会因喜爱我而切断他们的连接,因对我的思念而死去;这是我对回避者的意欲,那对趋向的人会怎样的?你想想吧!指安拉发誓,我听说的一个家庭,我对这个故事就是讲不够:一家人,父母亲和儿女们,晨礼前一个小时起床,礼复活夜的拜,诵读《古兰经》,晨礼的邦克一念,一起礼拜,然后孩子们去学习,母亲去做饭,七点钟他们吃饭,然后就去上学和工作。这个家是乐园。指安拉发誓,你可以把你的家弄成今世的乐园,任何一个家,地下六十米,朝北,你也可以把它弄成乐园,两个房间是乐园,有限的收入是乐园,问题在于爱和对安拉的联系。

今世有座乐园,谁没有进入,就进不了后世的乐园:

安宁,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是在哪发现它的?在山洞里:“‘安拉的使者,他们看到我们了’,他对他说:‘安拉是两个人中的第三者,你觉得怎样?’”;易卜拉欣在火中发现了它:

“我说:‘火啊!你对易卜拉欣变成凉爽的、和平的吧!’”

(众先知章 第69节)

尤努斯在鲸的肚子里中发现了它:

“他在重重黑暗中呼吁(说):‘除你之外,绝无应受崇拜者,我赞颂你超绝万物,我确是不义的。’我就应答了他,而拯救他脱离忧患;我这样拯救信道者脱离优惠。”

(众先知章 第87-88节)

山洞人在山洞中发现了它,他们曾在城堡里,而在山洞中发现了它:

“你们避居山洞,你们的主将对你们广施恩惠-为你们的事业为有利的。”

(山洞章 第16节)

你会在一个简陋窄小的家里发现它,出租屋,而且还是地下室,有一个非常一般的妻子,由于与安拉的联系和对安拉的了解,你的家成了乐园,你就在乐园,今世有座乐园,谁没有进入,就进不了后世的乐园,证据是:

“并使他们入乐园,-他以为他们说明那乐园了。”

(穆罕默德章 第6节)

他们在今世就品尝到了它的滋味。
为会见的那一刻做准备是进入乐园的渠道之一:
事物你掌管着,不需要钱,安拉的乐园在他的大地上,不需要钱、名气、职务、地位,也不需要‘我是某人的儿子’,就是说:不管是谁,只要趋向独一的应受崇拜的主,他就是在乐园里。你要么自己计划,要么他人为你计划,你计划吧!
有一次,我们一位尊贵的兄弟归真了,送殡一直送到坟墓,当尸匣被打开,把这人被抬着放到了坟坑,指独一无二的安拉发誓,在大地上,我从没见过比为这一刻工作的人还理智的人了。你为这一刻准备了什么?你有个同伴,在你归真后和你一起被埋葬,它是活着的,如果它是慷慨的,它就款待你;如果它是卑劣的,就会丢弃你,不然,它就是你的工作。
大马士革有栋楼,在最豪华的街区,这栋楼上的房子要一亿八千万,甚至更多,一栋楼有十二套房子,没有哪一个买了这些房子的人在里面住过,都是在住之前就归真了,只有一个安拉使他尊贵的人,仅是(在归真后)在这房子里被洗尸。这个今世,无论你多么富裕,多么强大,都是要归真的。所以聪明和气概是你为这一刻做准备,准备清廉的工作,顺从安拉,求知,理解《古兰经》,施舍钱财,孝顺父母,教育子女,这些是通往乐园的途径。

信仰是品德性的阶层和知识性的阶层:

所以,尊贵的兄弟们,要规划,要么你自己规划,要么你被规划,你要注意:不要成为一个简单的数字,要做个复杂的数字。我要对你说句微妙的话:假若你是个医生,你检查一个被毒死的人,如果你说是正常死亡,那施毒的人就得救了,你作为医生,深信他是被毒死的,这名死者遗留下一亿元,他们给你五百万,我要说的是:假如你接受了一亿,写明是正常死亡,那你在安拉跟前完了。信士是个复杂的数字,不会写与他的良心所违背的,无论是棍棒伺候还是金钱诱惑,信士不被买卖,这就是信仰的伟大:

“指安拉发誓,叔叔,假若他们把太阳放在我的右手,月亮放在我的左手,让我放弃这件事,我也不会放弃,直到安拉使它显现,或是毁灭除他之外的”。

(圣迹)

这就是信仰,所以,信士是品德的阶层,信士不会说谎,不会作弊,不会诈骗,不会谋害,不会仇恨,不会欺诈,不可能:

“信士会有任何缺陷,除了欺诈和撒谎”。

(艾哈迈德由艾布艾玛买传来)

信仰是品德性的阶层,信仰是知识性的阶层,这个信士认识安拉,就认识了绝对真相。
一个人要是学过地层,有人对你说:博士是有地质学博士文凭的人,学习地层的人拿到了地质学博士文凭;学习物理的人拿到了物理方面的博士文凭;认识安拉的人有了完美、完善和无误的根基,因此:
文盲啊!你以你的知识水平为满足吧!学者们都顺服你。

***

一名学者拿起十段圣训解释,就拿圣训方面的博士,那圣训的主人的地位是什么?
文盲啊!你以你的知识水平为满足吧!学者们都顺服你。

***

谁认识了安拉,那他就认识了一切:

如果你认识了安拉,那你就认识了一切;如果你没能认识安拉,你就失去了一切,安拉是你最喜爱的。‘阿丹的子孙,你探寻我,你就会发现我,如果你发现我,你就会发现一切;如果你失去我,你就会失去一切,我是你最喜爱的’。
第二次:你要么自己规划,要么被人规划,只有安拉,你对我说:条件(有限),安拉跟前没什么困难的环境;你对我说:工作危机,安拉跟前没什么工作危机,给你预备最好的收入,最好的妻子,如果安拉与你同在,谁还能对你做什么?如果安拉离开你,谁还能与你在一起?养主啊!发现你的人失去了什么?失去你的人发现了什么?

清高的安拉在这些天给信士增加了几剂清新剂,以便他们知道安拉是存在的,他掌管着一切:

尊贵的兄弟们,我说:最愚蠢的人是吝啬于向我祈求,‘你寻找我,你就会发现我’:

“安拉一直宽限,直到夜的三分之一逝去,他就降到近天,道:‘有求恕饶的人吗?有忏悔的人吗?有祈祷的人吗?’直到黎明破晓”。

(穆斯林由艾布胡来勒传来)

你在礼拜中说:安拉已听到赞美他的人了,‘我的仆人啊!我已听到你了’。你们不要远离以伊斯兰民族疼痛的系列笑话,给它传承文化,我把它称作是“绝望的文化”,“毁灭的文化”,“死胡同文化”,难道不是吗?一万人只拥有步枪,以色列筹划着一天就把加沙搞定,一天打击八百个目标,在全世界制造武器,“f16”,“阿帕奇”,“磷弹”,“集束炸弹”,“燃烧弹”和“超自然炸弹”,第一天没有实践目标,战争没有结束,第二天也没结束,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十天,直到十二天,以色列也没能实践目标-它在这个地区是个硬棍子,就像至尊至大的安拉给了我们清新剂,‘我的仆人啊!我是存在的,万事万物全由我掌握,你们不要灰心,不要失望,我掌管着强大的秤盘,我掌管着所有的均势’,这些均势随时都会调换。
世界级大亨制度的崩溃也是清新剂,自一百五十五年的世界制度,拥有几十亿的银行宣布倒闭,因为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安拉褫夺利息。”

(黄牛章 第276节)

我们亲眼看到了安拉如何褫夺利息,这就是第二清新剂。
还有我们的兄弟们在土耳其,至尊至大的安拉使他们稳固,这就是第三清新剂。信士们以着这三个清新剂振作,安拉是存在的,在全球淫乱和敌对势力的明显规划失败了,不是吗?东亚的国家,百分之七十在对立者手里,三十个国家- 北约 –什么都干不了,我们当代的生活中有一些清新剂,至尊至大的安拉是存在的,我说:只有安拉存在,即是:如果你与他同在,他就与你同在:

“我确与你们同在。如果你们谨守拜功,完纳天课,确信我的众使者,并协助他们,并以善贷借给安拉。”

(宴席章 第12节)

伊斯兰教是集体性的宗教,也是个人性的:

我跟你们是一起的,离开个人的团伙吧!伊斯兰教是集体性的宗教;你们再听一句话:个人式的宗教,离开人群吧!如果他们没有遵循宗教,你自己遵循吧!单独采摘所有的果实,只有安拉存在,我面前的哪个优秀的青年不希望清廉的妻子吗?不希望理想的收入吗?指安拉发誓,这是安拉给你的最少的赠予,他为你创造了乐园,为天地同宽的乐园创造了你,我希望你规划,你要弄一个蓝图,以着对天地创造的思考在你的五番拜功中精心,放弃所有的电影,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放弃所有的屏幕,每当天台上的(卫星接收器的)盘变大时,餐桌上的盘子就小了;每当妇女的肉廉价时,羊肉就贵了;每当害羞的水减少时,天上的雨水就多了。
兄弟们,只有安拉是存在的,你是为乐园而被造的,每当你接近安拉,你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们的一位兄弟去朝觐了-他已归真(愿安拉仁慈他)-他朝觐回来,我去他家祝贺他了,他对我说了句话:“指安拉发誓,大地上没有比我更幸福的了,只有比我更敬畏的人除外”。
翻译 : Mohammed,Umda
校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