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领袖诚实守信可靠的穆罕默德上,主啊,除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啊,求你教授我们有益的知识,使你教授我们的知识有益于我们,求你让我们认识真理,并赐我们对它的追随,求你让我们认清虚伪,并使我们远离它,求你使我们成为听从真理并遵循其中美好的,以你的仁慈,把我们加入你清廉的仆人之中。 使我们脱离无知和愚昧的重重黑暗,进入知识和明白的光明中;使我们脱离欲望的泥泞,进入临近的乐园吧!
 尊贵的兄弟们,信仰与奇迹的第十二课,上节课我们讲天性,它属于责成的因素,我们将继续这一课题。

前言:认知安拉之前人的特性和状况

 尊贵的兄弟们啊,尊贵的《古兰经》是安拉的语言,是天启,是彻知者的语言,是全知者的语言,是人类的创造者的语言,是知道秘密和隐微的主的语言,尊贵的《古兰经》中,有很多谈到关于人的实质的经文。这些经文延伸出的一些内容,在当代称之为伊斯兰心理学,这个人(首要的被造物)他的实质是什么?他的本质是什么?他的天性是什么?他的特性是什么?他的情况是什么?什么使他幸福?什么使他不幸?他信仰之前的特征什么?他信仰之后的特征是什么?何时会信仰?何时会提高?何时会堕落?这些问题非常细微,尊贵的《古兰经》处理它们。学者们认为:“人”这个词,当它加了确指的冠词时,意思就是人信仰前。

1. 浮躁

 例如:清高的安拉说:

“人确是被创造成浮躁的”

(天梯章 第19节)

信仰前的特性:

“人确是被创造成浮躁的,遭遇灾殃的时候是烦恼的,获得财富的时候是吝啬的,只有礼拜的人不是那样”

(天梯章 第19-22节)

 因此,在信仰前,与安拉联系前,人有一种特性;在信仰后,与安拉联系后,又有另一种特性,总而言之,关于人的特性的经文有很多,我为大家选了一部分。

2. 在遭灾时趋向安拉

 这些尊贵的经文中:

“当人遭遇灾害的时候,便卧着、或者坐着、或者站着向我祈祷”

(优努斯章 第12节)

 image
信仰安拉是人的天性,因此,当他遭遇灾害的时候,就只向安拉祈祷。不然,我确听过一个离奇的事件:一架载有高举(无神)旗帜的专家们的飞机,机上的乘客们都是不信仰安拉的无神论者,这架飞机进入了带电的云中,飞机开始摇晃,几乎要坠落了,突然这些专家都把他们的手祈求地伸向安拉。

“当人遭遇灾害的时候,便卧着、或者坐着、或者站着向我祈祷”

(优努斯章 第12节)

 那些航海的人也是如此,当大浪袭来时,清高的安拉说:

“他们虔诚地祈祷安拉:如果你使我们脱离这次灾难,我们必定感谢你”

(优努斯章 第22节)

 的确,一个人当他遭难时,本能地朝向安拉,但信士的特点是什么?是在宽裕的时候认识安拉,在地上行走的时候,在乘飞机或轮船之前认识安拉,在他健康、强壮、有活力时认识安拉,在他是青年的时候认识安拉。因此,信士是在宽裕的时候就认识安拉,非信士在遭难时才认识安拉。
 一个兄弟对我说:在一个穆斯林国家,将近一千五百万人的大首都。遭遇了地震,他对我发誓,礼拜的人把清真寺都挤满了,大殿容纳不下,院子也满了,门廊也满了,在地震期间,人们都排到清真寺的外面,但是,当人们忘记了地震,又返回到以前的情况。因此,不要为遭难时的信仰而高兴,这种信仰消失的快,有了又没了,应当以稳定的,坚固的,持久的信仰而高兴。清高的安拉说:

“当人遭遇灾害的时候,便卧着、或者坐着、或者站着向我祈祷。等我解除他们的灾害后,他们就继续作恶,仿佛不曾祈求我解除他们的灾害一样”

(优努斯章 第12节)

 有时孩子发高烧,听一些医生说,这是肌体病,脑膜炎,所以父亲就做礼拜,祈祷呀祈祷。但是当疾病消失了,小孩康复了的时候,他就会说:这医生医术真不错,这药真管用,他忘记了他向尊严伟大安拉的祈祷,这是人在认识安拉之前的一种特性。

3. 失望和孤恩

 另外,清高的安拉说:

“如果我使人尝试从我发出的慈恩,然后我把那慈恩夺取了,他必定失望而且孤恩”

(呼德章 第9节)

 信仰安拉还不能让他们理解这一事件的哲理,有人说:“谁没有在自身中发生劝诫性的灾难,那么他自身的灾难更大,清高的安拉说:

“如果我使人尝试从我发出的慈恩”

(呼德章 第9节)

 健康、可观的收入、妻子、孩子、很高的职位。

“如果我使人尝试从我发出的慈恩,然后我把那慈恩取走了”

(呼德章 第9节)

 他不明白对于“取走”的哲理,尊严伟大的安拉说:

“你说:主啊!国权的主啊!你要把国权赏赐谁就赏赐谁;你要把国权从谁手中夺去,就从谁手中夺去,你使你所意欲的人尊贵,使你所意欲的人卑贱,福利只由你掌握”

(仪姆兰的家属章 第26节)

 因此,给予权力是好事,取走它也是好事,使人尊贵是好事,使人卑贱也是好事。

“福利只由你掌握,你对于万事,确是全能的”

(仪姆兰的家属章 第26节)

 那么,当这一慈恩从他上被取走时,他是绝望的、孤恩的,从安拉的恩典上绝望。至于信士,他不会绝望,不会失望,不会感到挫败。他认为其中有很深的哲理。他会说:主啊!我满意你的判决和前定。我满意我在其中的状况,如果你没有恼怒我,那么我不在乎,你责备我吧,直到你满意。

“主啊!我只向你诉说我的软弱,弱者的主啊!你要把我托付给谁?是对我愁眉苦脸的朋友呢?还是敌人,你让他掌管我的事情?只要你没有恼怒我,那么我不在乎,你责备我,直到你满意,但是你饶恕对我更宽大”

(泰百里由阿卜杜拉•扎尔法的传述)

 你的卓越不是在宽裕时,而是在遇挫时。满意不喜欢的判决,这是最高等级的坚信。安拉喜爱他的仆人时,就考验他,如果他忍耐,那么就选择他,如果他感谢,那么就报酬他。
 那么,信士不可能绝望,也不可能孤恩,。一个民族所遭遇的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内部的溃败,即:绝望、感觉挫败,或着一个穆斯林说:“我们完了”,安拉与我们同在,我们怎么会完呢?他绝不会使我们的工作徒劳。
尊贵的兄弟们,

“如果我使人尝试从我发出的慈恩,然后我把那慈恩夺取了,他必定失望而且孤恩”

(呼德章 第9节)

 一个人,在信仰前,绝望会战胜他,孤恩会战胜他,而信士是乐观的、感谢的,因为尊严伟大的安拉让我们放心,清高的安拉说:

“你说:‘我们只遇到安拉所注定的胜败’”

(忏悔章 第4节)

 他没有说:“我们遭遇”,信士应该是节节攀升的直线,死亡是这条上升的直线上的一个点,这条线将在死亡之后一直持续。因此,后世与今世的恩典相连是安拉对信士的特慈。

4. 明显的对手

 清高的安拉说:

“他用精液创造了人,而人确突然变成了他的明显的对手”

(蜜蜂章 第4节)

 image
精液,你看都不想看,如果弄在衣服上,都会很不好意思,它从羞体中出来,然后近入羞体,然后再从羞体出来。它在母腹中成为可爱的婴儿,然后出生,需要关怀,需要给他清洁,需要哺乳。突然成了著名人士,开始传播否认和无神思想,他说:“我” “当代人”, “我就是主宰”,清高的安拉说:

“他用精液创造了人,而人确突然变成了他的明显的对手”

(蜜蜂章 第4节)

 利用他伶俐的口才和雄辩,批驳教门中的事实,妄称他是自由思考,只屈从自己的理智,他忘记了尊严伟大的安拉说:

“他确已思考,确已计划。但他无论怎样计划,他是被弃绝的,他无论怎样计划,他终是被弃绝的,他看一看,然后皱眉,然后高傲地转过身去,而且说:‘这只是传习的魔术,这只是凡人的言辞’我将使他坠入火狱,你怎能知道火狱是什么?它不让任何物存在,它不留任何物”

(盖被的人章 第18-28节)

 一直到经文的最后。

5. 人祈祷祸患,就像祈祷福利一样

 信仰之前人的特性有:(今天的话题是关于人的),清高的安拉说:

“人祈祷祸患,就像祈祷福利一样”

(夜行章 第11节)

 他清楚对物质的索取,其中有罪恶,有清算,他要受惩罚和拷问,他或许会以进入火狱而告终。

“人祈祷祸患,就像祈祷福利一样”

(夜行章 第11节)

 人趋向现世,趋向钱财(合法或非法),趋向女人(婚姻或奸淫),人趋向现世而没有注意到工作的合法性,这是清高的安拉的言辞所表达的意思:

“人祈祷祸患,就像祈祷福利一样,人是急躁的”

(夜行章 第11节)

 信士奔向他远大的目标,奔向乐园。乐园是在死亡之后,在今世担负着所有的艰辛,他在原则、信仰、纯洁中,担负着所有粗糙的生活,拒绝任何可疑的收入,拒绝任何不力行安拉禁标的女人,拒绝任何不能服务于人们的职位,远离物质性的获取,确信安拉的回赐,因为他信仰安拉,信仰后世,他把他的目标转向后世,因此他担负今世所有的劳累,都是为了回归安拉、顺服他,清高的安拉说:

“人祈祷祸患,就像祈祷福利一样,人是急躁的”

(夜行章 第11节)

 因此,信士选择远大的目标,选择后世,而非穆斯林则选择今世,只顾他眼前的——真理或虚妄,好事或坏事,非法或合法,安拉的满意或恼怒,他想要钱、地位、享受,人在信仰前就是这样的,有时他选择了感官性的,物质性的。

6. 当我施恩于人的时候,他掉头不顾

 尊严伟大的安拉说:

“当我施恩于人的时候,他掉头不顾”

(夜行章 第83节)

 意思是,积极地干清廉的工作,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在七件事到来之前,你们当积极地工作:难道你们只等待被遗忘的贫穷吗?”非常的突然,你原是一家公司的代理,他们收回了你的代理权。你有一个企业,因为一些突发因素,面临倒闭,宣布破产。-“难道你们只等待被遗忘的贫穷吗?”-贫穷几乎使人叛教, “或者暴虐的富裕”富裕使你违抗安拉。我听说,一个尊贵的姐妹,她是信士、正直的、是带盖头的,她的丈夫收入不高,他去一些国家挣钱,聚敛了可观的财富,给她发了一封信: “如果你来的时候,不是最时髦的装扮,我是不会去接你的。”这种富裕叫什么?暴虐的富裕。
 积极的干清廉的工作,由艾比乎莱勒的传述,的确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你们当积极地工作,不要等待七件事的来临,难道你们要等待被遗忘的贫穷吗?或暴虐的富裕?摧残生命的疾病?昏聩的老迈?猝然的死亡?“旦扎里”——最恶劣者的出现?末日的来临?末日是最艰难、最痛苦的”

(铁密集和哈克姆圣训)

 尊贵的兄弟们,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永远一如既往的起床直到安拉意欲,总有一天,我们都屈从于意外,这意外或许是死亡的原因,我称它为“出口”。在机场有很多门,今世也有很多门,你从今世出去到于后世要通过的门,它就是死亡的病症。

“你们当积极地工作,不要等待七件事的来临,难道你们要等待被遗忘的贫穷吗?暴虐的富裕?摧残生命的疾病?昏聩的老迈?猝然的死亡?“旦扎里”——最恐怖者的出现?末日的来临?末日是最艰难、最痛苦的”

(铁密集和哈克姆圣训)

“当我施恩于人的时候,他掉头不顾”

(夜行章 第83节)

 他忘记了安拉,忘记了他的宗教义务,忘记了后世,忘记了病症,忘记了结局,忘记了考验,忘记了安拉是监察的,忘记了他是在安拉掌管之下。

“当我施恩于人的时候,他掉头不顾。当他遭遇祸患的时候,他变成绝望的”

(夜行章 第83节)

 至于信士,他宽裕时,增加了对安拉的喜爱,突然因为深奥的哲理,这种恩典由他上转变了,他仍然感谢、满意安拉。
 有个人,他曾经巡游天房时说:“主啊!你满意我吗?”当时沙菲尔伊玛目在他的后面,他对他说: “这人啊!你满意安拉了吗?你要他满意你?”他说: “赞美安拉超绝,你是谁?”他说: “我是穆罕默德•本•易德里斯”,他说: “我怎样满意安拉?而我都是希望他的满意?”他说:“当你满意不幸就像满意恩典一样,那么你确已满意安拉了。”

“当我施恩于人的时候,他掉头不顾。当他遭遇祸患的时候,他变成绝望的”

(夜行章 第83节)

“你说个人依自己的方法而工作”

(夜行章 第84节)

7. 人是吝啬的

 人在信仰前的一种属性就是吝啬,他紧紧攥住手中的钱财,不施费,即使他窘迫地生活着,富裕地死去,不然,吝啬是一种心理顽疾,清高的安拉说:

“能戒除自身的贪吝者,才是成功的”

(放逐章 第9节)

 因此:

“人是吝啬的”

(夜行章 第100节)

 不施费,他的手不是伸开的,是紧握的,清高的安拉说:

“你不要把自己的手束在脖子上,也不要把手完全伸开,以免你变成悔恨的受责备者”

(夜行章 第29节)

 那么:一个人不施费,他收集钱财,指主发誓,有很多吝啬鬼的故事,他们的愚蠢无法形容,他们独自一个人吝啬地生活。指主发誓,有些人当你看到他们凄惨的状况时,认为他们是穷人,你会对自己说:“应该给予他们帮助。”可他们拥有数百万的钱财,却非常吝啬。我们的身体是怎样有致人死地的各种肌体恶疾,吝啬是心理疾病,肌体疾病是毁灭人的,清高的安拉说:

“人是吝啬的”

(夜行章 第100节)

 紧握所拥有的,不放手。

8. 人是争辩最多的

 尊贵的兄弟们,信仰之前人的属性还有,清高的安拉说:

“人是争辩最多的”

(山洞章 第54节)

 一个游牧人来于使者(愿主福安之)他说: “安拉的使者啊!你劝诫我,不要抛弃我。”使者 (愿主福安之)给他念了一段《古兰经》经文。

“谁干微尘大的善,他将看到,谁干微尘大的恶,他也将看到”

 他说:“可以了”,《古兰经》的些许经文就能使他满足,两节经文就够了,清高的安拉说:

“安拉是监察你们的”

(妇女章)

 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清高的安拉说:

“行善者自受其益,作恶者自受其害”

(奉绥来特章 第46节)

 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清高的安拉说:

“我只惩罚忘恩的人”

(赛伯邑章 第17节)

 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清高的安拉说:

“凡害怕站在主的御前受审问者,都得享受两座乐园”

(至仁主章 第46节)

 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清高的安拉说:

“谁遵循我的正道,谁不会迷误,也不会倒霉”

(塔哈章 第123节)

 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清高的安拉说:

“谁遵循我的正道,他们不害怕也不忧愁”

(黄牛章)

 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六百多页,每一节都是律法、定理、原则、方针、宪法,尽管如此,他们读《古兰经》却不遵行,这种情况,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或许读《古兰经》的人,《古兰经》诅咒他”

 

(圣迹中记载)

“人是争辩最多的”

(山洞章 第54节)

 喜欢争辩,喜欢争吵,喜欢无益之事,沉溺于一些细枝末节而忘记教律的宗旨,忘记他存在的意义及目的,涉入一些争辩和牛角尖。
 从前,有个清真寺,在斋月的间歇拜的传述上产生了分歧,是礼八拜呢还是礼二十拜?然后互相争论,互相抓扯,互相诽谤。当时有一位可敬的学者,出断法:关掉这个清真寺,因为间歇拜是圣行,而穆斯林的团结是主命。

“人是争辩最多的”

(山洞章 第54节)

 在一次结婚典礼上,我提到先知(愿主福安之)在百德尔战役,圣门第子三百多,乘骑非常少,怎么办?他是军队的指挥,他是民族的首领,是人类的领袖,是真理的喜爱者,他说: “每三个人一匹乘骑,我、阿里、艾布鲁巴拜一匹乘骑。”多么精彩的一幕,这是怎样的一种谦下啊!军队的指挥,民族的首领,国家的首领,安拉的使者让他自己和士兵平等,他说: “每三个人一匹乘骑,我、阿里、艾布鲁巴拜一匹乘骑。”当我讲完之后回到座位,我旁边是个宣教员,他说: “一个地方讲错了”,我问: “哪个地方讲错了?”他说: “当时的军队是三百一十四人”,这个数字现在没什么意义,意义在于只有三分之一的乘骑,因此使者 (愿主福安之)说: “每三个人一匹乘骑,我、阿里、艾布鲁巴拜一匹乘骑。”有时,你会看到一个人沉溺于细节当中,但是他忘记了重要部分,忘记了教律的意义。

“人是争辩最多的”

(山洞章 第54节)

 尊贵的兄弟们,指主发誓,“争论”在尊贵的《古兰经》中不被赞成。我们当代的要求是对话,争论中有争吵,甚至伊玛目安萨里说: “我与学者争论,我都会赢;无知者与我争论,他都会赢。”
 如果我说:独眼是全明的一半,不对吗?独眼也是盲人的一半。现在作道数学题,如果相等的两条边是交叉的边时,那么它俩是相等的,那么,两条边是相等的,那么一半瞎子等于一半全明,两个瞎子就等于一个全明的人。在《古兰经》中是相反的,盲人和有眼光的人相等吗?按争论是一样的。有些人很喜欢争论。

“人是争辩最多的”

(山洞章 第54节)

 他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在辩论,争辩,没有任何意义。阿丹身高六十米,还是身高两米,这个有什么?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准则:任何宗教事务,若不能影响判断,它都是没有意义的。
 有一次一个电台的兄弟问我,他说:嘎比尔怎样杀了哈比尔?是什么时间杀的?我对他说:用六毫米的手枪,我感觉有些人的问题非常无聊,没有任何意义。
 又一次,一个尊贵的兄弟著了一本关于先知(愿主福安之)因之而归真的病的书,他对我说:你有什么高见?我说:你允许我对你说出我的意见吗?没有任何意义,先知 (愿主福安之)归真,怎样归真?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话题,假若你著一本先知嘱托健康的书,我们大家一定会受益。他归真了,因为脑膜炎。因任何病症都会归真。因此,准则:任何一个教门中的问题,对我们无益、教法判例不能建立于它,它都是没有意义的。不然,另一种主张,所有的历史问题都交予专业人士,清高的安拉说:

“那是已逝去的民族,他们得享受他们行为的报酬,你们得享受你们行为的报酬”

(黄牛章 第134节)

 我们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引述一些历史事件,然后因这些事件互相攻击,流血牺牲。以前的分歧、是非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清高的安拉说:

“那是已逝去的民族,他们得享受他们行为的报酬,你们得享受你们行为的报酬,你们对他们的行为不负责任”

(黄牛章 第134节)

 所有的历史以这节经文结束分歧,我们有清晰的目标,有真实的传媒,我们将去到后世的家园,其中有永久的恩典或是刑罚不歇的火狱。那么:

“人是争辩最多的”

(山洞章 第54节)

9.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

 兄弟们,这节课的主题是:“信仰之前的人性”,清高的安拉说: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

(复活章 第36节)

 当你看到大地上的强者、弱者、不义者、被亏者时,你端正了你的信仰了吗?

必有清算:

 有的人寿命长,有的人年纪轻轻就死了;一个女人非常漂亮,而另一个非常难看,生命结束了,在死亡之后什么都不是!!!可以理解吗?你如此的信仰是对的吗?清高的安拉说: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

(复活章 第36节)

 第二次世界大战,因他的决定,五千万人丧生,他发起的世界大战,他的生命结束后,就这样算了吗吗?
 在日本投下原子弹的人,决策人无辜吗?生命就这样结束?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

(复活章 第36节)

 没有清算,没有天惩吗?指主(万物非主,只有他)发誓,从阿丹到复活日所流的每一滴血,在复活日,都要有人负责。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

(复活章 第36节)

“谁干微尘大的善,他将看到,谁干微尘大的恶,他也将看到”

(地震章 第8节)

 由伊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他俩)的传述,先知 (愿主福安之)说:

“一个女人因一只猫而进了火狱,她拴住它,不喂它,也不放开它让它去自己觅食”

(两大圣训集)

 那么,种族屠杀的人的结局呢?一百万人被杀,四百万无家可归,一百多万伤残,为了撇清关系作出的愚蠢决定。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

(复活章 第36节)

 暴虐的丈夫虐待他的妻子,贬低她、羞辱她、打她,强夺她的钱财,然后把她离了。生活就这样结束!?
 一个人贩卖麻醉品,毒害民族的青年,事情就像这样结束!?
 一个人经营娱乐场所,败坏青年、男人、旅游者,生活就这样结束!?
 清高的安拉说: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

(复活章 第36节)

 这个认为判决是他的力量、他的富裕、他的决定的人,好像是他清算,而他绝不受清算一样。

10. 至于人,当他的主考验他,故优待他,而且使他过安逸生活的时候,他说:‘我的主优待我了’

“至于人,当他的主考验他,故优待他,而且使他过安逸生活的时候,他说:‘我的主优待我了’。”

(黎明章 第15节)

 image
他周游世界,丑事干尽,坏事干绝,他对你说:安拉喜欢他的仆人时,会让他看到他的国权。从一个宾馆到另一个宾馆,从一件丑事到另一件丑事,从一个娱乐场所到另一个娱乐场所,从一个夜总会到另一个夜总会,他对你说:安拉喜欢他的仆人时,让他看到他的国权。清高的安拉说:

“至于人,当他的主考验他,故优待他,而且使他过安逸生活的时候,他说:‘我的主优待我了’”

(黎明章 第15节)

 假若安拉不喜欢我,他为什么让我富裕?不,安拉给予戈伦钱财,安拉不喜欢他,清高的安拉说:

“我使他和他的房屋沦陷在地面下”

(故事章 第81节)

 他给予法老国权,但他不喜欢他,因此,兄弟们,非信士非常幼稚,他依据一些很滑稽的事情,安拉使他富裕,他认为富裕是安拉对他的喜爱,安拉使他强壮,他认为强壮是安拉对他的喜爱。

11. 绝不然,人确是悖逆的,因为他自认是无求的

 一个人信仰前的属性还包括:

“绝不然,人确是悖逆的,因为他自认是无求的”

(血块章 第6-7节)

 只要强壮、富裕,事务由他掌握,是个有权威的父亲,他的命令是要执行的,对妻子他有离婚权,孩子对他百依百顺,他的命令是要执行的,他忘记了安拉将要清算他。

“绝不然,人确是悖逆的,因为他自认是无求的”

(血块章 第6-7节)

 因此,信士永远需要安拉,即使他有钱,即使他坚强,他会说:“主啊!我与我的能力和知识无干,我求庇于你的能力和知识,有强大力量的主啊。”在百德尔战役中,圣门第子们需要安拉,所以他们胜利了,但是在侯奈因战役,他们是民族的精英,是安拉的特选,安拉的使者又在他们中,清高的安拉说:

“在侯奈因战役,当时,你们自夸人众,但人数虽众,对你们确无裨益;地面虽广,但你们觉得无地自容,终于败北”

(忏悔章 第25节)

“绝不然,人确是悖逆的,因为他自己是无求的”

(血块章 第6-7节)

12. 人确是在亏折之中:

 人在认识安拉之前是亏折的,任何一个人,清高的安拉说:

“以时光盟誓,人确是在亏折之中”

(时光章 第1-2节)

 他为什么是亏折的?因为时光的流逝将毁灭他,你的生命就是几天,每过去一天,你生命的一部分就已经没了。
 设想一下:一个人,安拉给他规定的岁数是六十七岁零八个月零三个星期零四天零五个小时零十八分钟零四秒的话,这是他的寿命,每过去一秒,他的寿命就少了一秒,时光的流逝将毁灭他。

“以时光盟誓,人确是在亏折之中”

(时光章 第1-2节)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都要毁灭,一百年后,按常理我们在座的基本上不在了,都在地下,清高的安拉说:

“人确实经历一个时期,不是一件可以纪念的事”

(人章 第1节)

 有一次,我回放了电话的录音带,在这个录音带里的人,十多个已经归真,有时电话簿里,每次你都会删去一个死去的人的名字,因此:

“以时光盟誓,人确是在亏折之中”

(时光章 第1-2节)

 当然除了归信的人,在信仰之后有另外的状态。至于今天的话题是关于人信仰之前的状况,他是亏折的,有九百亿美元的比尔•盖兹,他是亏折的;你是一个大公司的代理,你每天的利润是上百万里拉,亏折,这是安拉的言辞;你是独家代理,亏折;你有一千亩地,五千一亩买的,现在一亩的价格是五百万,你是亏折的,天文数字,你现在五千的地涨到五百万,你赚了,他对你说:他的房子如乐园般豪华,这是没有意义的话。

“以时光盟誓,人确是在亏折之中”

(时光章 第1-2节)

 因为有死亡和割断。

13. 我确已把人创造在苦难里

“我确已把人创造在苦难里”

(地方章 第4节)

 软弱,一点血块就会使他瘫痪,你的伟大,你的地位,你的权力,你的财产的规模,你的很多的文凭,你的各种职务,人所有的崇高都与血液的流动相联系,如果一个眼睛都看不见很小的血块在任何一个脑血管里,就会让人瘫痪。
 一个人的力量,他财产的规模,他的地位,他的权力,他的职务,他的收获,他的各种文凭,他的个人简介,他去过多少国家,他是二三十个协会的成员,他参加过四十多次大会,所有的都与细胞的生长有关,如果细胞疯长,那么就会有讣告贴在墙上,安拉回赐你们,完了。因此:

“我确已把人创造在苦难里”

(地方章 第4节)

 有时,三十年卧床不起,有时在一秒钟之间就死亡了,没有任何外在因素,心脏病突发,中风:

“我确已把人创造在苦难里”

(地方章 第4节)

 一个人,最小的事物都能结束他的生命。
 我知道一个亲戚,他是学医的学生,出生高贵,知识分子家庭,他患了贫血,他的营养非常丰富,但是贫血,他们没有叫医生,结果就是这个脾脏,它是红血球的坟墓,每秒钟要坏死两百五十万个红血球,这些坏死的红血球去到脾脏里,分解成最初元素——血红素,采取胆汁,分解成铁,最后返回到输血工厂再造。
 有个亲戚因病去世了,他的脾脏异常活跃,本来只拿取坏死的血球,现在连活着的血球也拿取了,脾脏异常活跃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
 一个人享受着大脑垂体所分泌的荷尔蒙的恩典,大脑垂体重量约半克,它掌管着所有的腺,所有荷尔蒙假若分泌少了,那么人的生活就会变得苦不堪言:

“我确已把人创造在苦难里”

(地方章 第4节)

 人的毁灭是非常快的。
 我认识一个人,他的肺交替警告中枢出了问题,他必须整夜地醒着,为了自由地呼吸,否则就会死亡。你沉睡时,你的呼吸很自然,这是很大的恩典,而这个人却不能睡,如果睡着了,马上就会死亡,他必须熬夜来呼吸,后来找到一种药,一小时服一粒,非常贵。他有四个闹钟,当他想在11点睡的时候,必须把闹钟调到12点,起来服一粒药,1点一粒,2点一粒,3点一粒,4点一粒,直到早上。他有一个儿子从美国回来,因为非常高兴,闹钟响了,他没有听见,当人们早上发现时,他已经死亡了,小脑的交替警告中枢出问题了,他必须整夜地醒着,以便呼吸:

“我确已把人创造在苦难里”

(地方章 第4节)

 人是软弱的,是暴虐的,自认为无求的,人是在亏折之中的,人是急躁的,人妄想自己是被放任的,这些所有的都是人在信仰之前的迷误。
 人在信仰之前的概括:
 尊贵的兄弟们:

“人确是被创造成浮躁的,遭遇灾殃的时候是烦恼的,获得财富的时候是吝啬的,只有礼拜的人不是那样”

(天梯章 第19-22节)

 一个曾经是乘务员的兄弟给我说:飞机进入带电的云中,电击中了飞机,雷达坏了,差点就坠机了,他对我说:当时乘客们的情况非常恐怖,一些人哭,一些人哀哭他们的运气,一些人喊叫自己倒霉,一些人撕扯自己的衣服,一些人说:我的孩子啊!他对我说:不可思议,飞机震动的非常厉害,他对他们说:“乘客们,请大家安静。”没有一个人听他的,他说:只有一个乘客静静地坐着,他到他跟前,发现他已经昏迷。人是非常可怕的:

“人确是被创造成浮躁的,遭遇灾殃的时候是烦恼的,获得财富的时候是吝啬的,只有礼拜的人不是那样”

(天梯章 第19-22节)

14. 人被创造成羸弱的

“人被创造成羸弱的”

(妇女章 )

“人是争辩最多的”

(山洞章 第54节)

 这次座谈,我讲了关于人在认识安拉之前的一些经文,这些是他的特征,而当他认识了安拉,他就成了另外的人。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