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

 

 一切赞颂全归养育众世界的主——安拉,并祝福我们忠诚守信的领袖——穆罕默德,主啊!除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无任何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啊!求你教授我们有益的知识,使你教授我们的知识有益于我们,求你给我们增加知识,求你昭示我们真理,并让我们追随它,求你让我们认清谬误,并远离它;求你让我们成为最美的听从者;以你的慈悯让我们进入你的清廉的仆人之列,使我们走出无知和幻想的重重黑暗,走向认知的无限光明;从各种欲望的泥泞走向临近的乐园。

功修:

功修(崇拜)是人类存在的缘由:

 尊敬的兄弟们,“信仰与奇迹”的第二课,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功修(崇拜)。
 功修(崇拜)是我们在大地上存在的缘由,假如一个学生去到西方国家,为了获得博士学位,他在这个国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证书。我们对他说:“你在这个国家存在的原因只是获得博士学位。”在这个国家中任何让他接近自己的目标的都是正当的,任何让他远离自己的目标的都是不正当的。

选择正当的媒介以便实现正当的目的:

 image
当你知道了功修是你在大地上存在的原因,这是最大的目的,那么你应该从你生活的琐碎事情和环境的各种给予中,选择与你的这个目标相关的事物,这是最大的胜利,这是最大的成功,这是最大的成就,你存在的目的就是崇拜安拉,同样这个学生存在的缘由就是获得这一学位。
 当目标明确了,媒介也就明确了。我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在发展中国家97%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就这样活着,仅仅因为自己的存在,因为各种的游说、引诱和刺激。因此,没有什么比你知道自己存在的秘密和存在的目的更重要的事了,或者没有什么事儿比你知道自己存在的原因更重要的了。尊贵的《古兰经》确已告诉我们,我们存在的原因就是崇拜安拉,证据是:假如没有证据,人们一定为所欲为地说话。清高的安拉说:

“我创造精灵和人类,只为要他们崇拜我。”

(播种者章第56节)

对于功修(崇拜)广义的理解:

 image
“功修”一词,你或许会有非常狭隘的理解,这是很大的不幸,或许会有非常广义的理解,这很好。
 例如:任何行走的东西都叫“塞亚尔”,清高的安拉说:

“旅客们来了,他们派人去汲水,他把水桶缒下井去,他说:‘啊,好消息,这是一个少年。’”

(优素福章第19节)

 对于“塞亚尔”广义的理解是:任何行走的东西。狭义的理解是:以使用液体燃料的内燃机为动力,在轮子上运动的交通工具。因此,如果穆斯林将崇拜理解为只是礼拜、封斋、朝觐、天课和念作证言,那么他们距离对自己宗教的真正含义的理解很遥远,如同天地之遥。因为伊斯兰就像穆圣(愿主福安之)所说:

“伊斯兰被建于五件事情之上。”

【布哈里由伊本•欧麦尔的传述】

 伊斯兰是一回事儿,五大功修是另一回事儿,功修是基石,伊斯兰是建筑物,是方针,是一整套道德价值,是规范的原则,是一系列命令,是一些禁止,这就是伊斯兰,伊斯兰是详细的方针。兄弟们请相信,我毫不夸张地说:这个详细的方针接近五十万条,涉及你挣钱、花钱、结婚、离婚、教育和交往,与比你强的人交往,与比你弱的人交往,与和你平级的人交往,在你健在时,在你死亡时,在你的旅行时,在你住家时,在你贫穷时,在你富裕时,在和平时期,在战争时期……一套详细的方针,穆斯林们怎么可以把它局限在五个仪式性的功修中呢?

 

宗教不在清真寺里!!!

 伊斯兰怎么变成了只是做礼拜呢?这里存在着大问题,那就是我们对功修没有广义的理解,没有将它理解为详细的方针,除了仪式性的功修:你做或你别做外,我们对功修一无所知,我们离宗教的本意很远。另外一部分人永远只是想把宗教局限于清真寺,你在这里是穆斯林,但是你在清真寺之外,你吃你喝,你聚会你庆祝,尝试所有的欲望,你举办所有你喜欢和不喜欢的宴会。而伊斯兰是在清真寺里,我要说的与此相反的事儿是:你在清真寺,如果你参加知识讲座,学习制造者的说明书,你就会获得制造者的说明书,你将获得回赐,。至于你进入清真寺做礼拜,为的是安拉对你庄严的存在,那么他会赐给你喜悦,赐给你哲理,赐给你亲密,赐给你幸福,赐给你安宁。清真寺是为了接受说明书,清真寺是为了采摘果实的。你的宗教在你的办公室里,在你的诊所里,在你的车间里,在律师办公室里,在你的庄稼地里。你使用致癌激素吗?你的宗教在你的工作里,面对人民,为了诈取他们的钱财,你是设置重重羁绊?还是给他们提供服务?他们是纳税人。你的宗教在你的工作中,在你的家庭里,在你的聚会里,在你赚钱时,在你花钱时,宗教即尽忠,不幸的是我们将崇拜理解得太狭隘了,我们把它局限于拜功和斋戒中。
 穆圣(愿主福安之)问他的尊敬的弟子们:谁是破产者?据艾比乎莱勒由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传述,他说:

“你们告诉我,谁是破产者?”他们说:“安拉的使者啊!我们中的破产者是没有金币,也没有银币,也没有财产的人。”他说:“破产者是我的教民中,在复活日带来拜功、斋戒和天课。他来,他确已骂了这人,诬蔑了那人,吃了这人的钱财,打了那人,然后他被按下,他从他的善功里抵了这个,从他的善功里抵了那个。如果他的善功在他被判决前抵完了,他就把他们的罪过抛给他,然后他被投入火狱。”

【穆斯林和铁密集圣训】

 兄弟们,你在今世存在的原因就是崇拜,你存在今世的原因就是认识安拉,认识他的方针,不仅如此,你要真正地认识安拉,这种认知促使你执行他的命令,你要真正地认识后世,这种认知阻止你去伤害任何的被造物,你寻求安拉赐予了你的后世家园,你让你的钱财,你的工作,你的时间,你的经验,你的能力,你的技术服务于主道。
 崇拜的意义非常宽泛,我们祈求清高伟大的安拉让我能够在此课中把崇拜讲清楚。

 

功修(崇拜)的意义是什么?

 尊敬的兄弟们,对于“崇拜”权威精准的定义是:服从。因此,不服从安拉的人不崇拜他,简单地说崇拜就是服从。
 在我们的生活中,在伊斯兰里,没有自负,主啊!非常好的宗教,文明的宗教,天启的宗教,只是你不去实践罢了。
 image
在西方国家,一个小伙子喜欢一个女孩,然后他请求他爸要娶那个女孩,大家都反对他,警告要与他断绝关系,他怎么办?一个月之后,他给父亲告诉了一件事:“父亲啊!如果她信仰伊斯兰呢?”然后得到了积极的答复,他爸对他说:“没关系。”这个小伙子因为高兴而失去平衡,然后跑到图书馆,给女孩买了英语的书籍看,让她了解伊斯兰,以便归信,然后他父亲同意他与女孩结婚。他把书给了女孩,但是她非常聪明,她向男孩请求四个月的假,以便静静地看书,远离他的骚扰和期望。这四个月对于他来说就像四年,他一分一秒地数时间。当这四个月过去了,他给她打电话,他听到她的声音,他高兴的不能自已。女孩对他说:“我确已归信了。”至此愿望实现了,然而她说了第二句话,她说:“但是我绝不跟你结婚,因为根据我所读到的,你不算穆斯林。”
 指主发誓,我没有夸张,指主发誓,我没有夸大其词,指主发誓,我没有言过其实,这是大部分穆斯林的现状,父亲是穆斯林,母亲是穆斯林,做礼拜,封斋,但是在他的家里,他的工作中,在赚钱时,在花钱时,在闲暇时,他的爱好,他的消遣,他的玩耍,他的德行,他的价值观,他的愿望,他的理想,从这些方面来说他不是穆斯林。因此,当安拉的命令对于穆斯林无足轻重了的时候,他们对安拉来说也一样无足轻重,清高的安拉说:

“在他们去世之后,有不肖的后裔继承他们,那些后裔废弃拜功,顺从嗜欲,他们将遇迷误的果报。”

(麦尔彦章第59节)

功修的概要:

 功修就是顺从,自愿的顺从,但凡顺从强者的人,他的顺从都是被迫的,被迫的顺从能叫功修吗?绝对不可能。自愿的顺从,伟大尊严的安拉要我们主动地、喜悦地、自愿地来顺从他,清高的安拉说:

“对于宗教,绝无强迫。”

(黄牛章第256节)

“谁愿意信道就让他信吧,谁不愿意,就让他不信吧。”

(山洞章第29节)

“我确已指引他正道,他或是感谢,或是辜负。”

(人章第3节)

“个人都有自己所对的方向,故你们当争先为善。”

(黄牛章第148节)

 自愿的服从是不够的,很多时候,你说服自己,规划好自己的时间,早睡早起,学习,早晨的时间几倍于白天的时间,你还要按照圣行早睡早起,你渴望考试获得第一。自愿的顺从,掺和着心灵的喜悦,喜爱安拉而没有崇拜他,他就没有顺从安拉;就如喜欢安拉而没有崇拜他,他就没有顺从安拉一样,没有顺从安拉者,他就没有喜欢安拉,自愿的顺从,满溢着发自内心的喜爱。
 一部分学者说:崇拜是恭敬的极限,是喜爱的极限,是顺服的极限,自愿服从,带着内心的喜爱,它的基础是真正的认识,让人获得永久的幸福,崇拜有认识方面的,也有行为方面的,还有审美方面的,行为方面的是根本。如果我们没有执行安拉的命令的话,不可能採摘到宗教的一点果实。如果你愿意,那么你说:可以把宗教整体压缩成一个词,那就是:正直。同样可以把生意压缩成一个词,它就是利润。如果你没有获利,那么你就不算生意人,如果你没有正直的话,那么就不是宗教。”
 有很多名词:伊斯兰习俗,伊斯兰背景,伊斯兰土地,伊斯兰主义,伊斯兰关注,伊斯兰弧形,伊斯兰装饰,伊斯兰绘画,伊斯兰愿景,伊斯兰文化,成千上万的伊斯兰的东西,但是,这些是一码事,伊斯兰是另一码事,有了伊斯兰这个标识后,放弃一枚非法的小银币,胜于八十个其它的标识。
 因此,重心是三条线,行为语言上的红色就是自愿顺从,其基础是真正的认识,宽体字,黑色字,红色字,都聚焦自愿顺从一词,带着心灵的喜爱,其基础是真正的认识。

占星家和医生都妄称
死人不会被复活。
我对你俩说:
“如果你俩说的正确,
我也不是亏折的人;
要是我说的正确,
那你俩就亏了。”

 这不是信仰,信仰是真正的认知,假若世界上所有人都不信道,全世界有60亿人,你是其中一员,假如除了一个人,60亿人都不信道,你也坚决信道。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都有信仰,信仰安拉的存在、独一和完美,信仰安拉的美名及圣洁的属性,信后世,信天使,信经典,信众先知,信好歹的前定都是来自清高的安拉。
 兄弟们,崇拜的基础是真正的认知,但是我没有听说过一个人睡了一晚,早上醒来就有了博士文凭,他对你说:33年,我不知道休息,不知道睡觉,不知道和朋友聚会,不知道游览,直到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博士”,以前他的名字没有后缀,现在加上“博士”,33年的学习。一个人幻想自己是信士,那么:你何时参加了知识讲座?你何时买了一本书?你何时读了一本书?何时读了尊贵的《古兰经》?何时读了圣训?何时想过安拉命令你做什么?何时说过我为什么在世上?我存在的秘密是什么?我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你何时仔细想过?你何时思考过?你何时读了?何时去清真寺了?何时参加讲座了?“我是信士,我的信仰比你的信仰坚强。”而他沉浸在犯罪做恶中。赞主超绝!!!每一种职业都有专业人士,每一种职业都有师父,都有专家,只有宗教在大众看来,就好像是遍地的牧草一样,每个人都各抒己见。“这是我认为的。”你是谁?他们说:“这在我们看来是不可以的。”你们是谁?以致你们有自己的见解。
 有时候,你在外交部,有个工作人员对你说:“委任某人为大使。”你是谁?致使你可以委任他为大使。他升为部长,我们委任他为大使。
 因此,兄弟们,崇拜是自愿的服从,带着心灵的喜爱,它的基础是真正的认知。你问问自己:“你坚持学习知识了吗?”“你读过一本书,并从中获益了吗?”“你理清这本书了吗?”“你把清真言传达给别人了吗?”真正的认识领先于崇拜,让人到达永久的幸福,你需要基本的美丽,你需要成为幸福的人,你需要过上美好的生活,你需要联系安拉,你需要成为天地同宽的乐园的居民。因此,这些喜爱今世超过后世的人,在对美好的迷恋中,他们不合时宜地在劳作。

 

我们是在工作和劳累的家园,而不是享乐和游戏的家园:

 学生在学校里,凳子是木制的,边角是方形的,天气偏冷,作业非常多,黑板写满了,老师讲着话,这就是学习的地方,这是求知的地方,这是播种的地方,这是节俭的地方,这个地方会挨饿,因为贪食会消除聪明。
 image
假若一个学生在学习时想要有舒适的椅子,就像飞机上的椅子一样,可以变成床,他前面放着各种饮料,咖啡、茶、柑橘和各种水果,一些玩的东西,小收音机,小显示屏,他想要享乐,而这个地方不是享乐的地方,这是工作的地方。但是在他拿到博士文凭之后,就升级了,创立私人的房间,私人的办公室,接待室,舒服的卧室,还有自然风景。
 我们是在工作的家园,而不是在希望的家园;是在责成的家园,而不是在养尊处优的家园;我们是在身负重任的家园,我们是在为永久的家园做准备的家园,但愿我在世时曾行善事。这个世界确实是波折的家园,而不是平顺的家园,它不会因人因事而平顺。今世是苦闷的境地,不是开心的境地。因此,谁认识了它,那么他就不会因宽裕而高兴,也不会因患难而忧伤,因为宽裕只是暂时的,患难也是暂时的,安拉确已把今世设为考验场,而把后世设为永恒的家园。把今世的考验做为后世福利的缘由,把后世的恩惠当做考验的回报。因此索取是为了给予,考验是为了回报。
 在一些圣训中提到-由穆阿兹•本•扎百里的传述,当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派他到也门时说:

“你当谨防享乐,的确安拉的仆人不是享乐主义者。”

【伊玛目艾哈迈德的圣训集】

 你或许会享乐,或许会高兴,要么在你买房子时,或者结婚时,或者和你的家人同坐时,但目的是为取悦于安拉,目的是实现目标。“主啊!你是我的目标,你的喜悦是我的追求。”尊严伟大的安拉不禁止我们享乐,你享乐,但不要把它当成唯一的目标。
 今天人们的问题是,他们把享受当成唯一的目标,你们问问哲学家,当他们把快乐当做目标时,享乐就会变为痛苦。因此,你从今世拿取你想要的,并且拿取与此同等的忧愁,谁从今世拿取了多余的,那么他就不知不觉地拿取了死亡。由阿卜杜拉•本密哈苏•哈图密,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你们中,谁早上在他的家人中起来,身体健康,并且有当天的生活资料,那么他就好像他拥有了世界。”

【铁密集】

 国王问他的大臣道:“谁是国王?”他答道:“你啊!我的主人,除了你还有别的国王吗?”国王答道:“国王是一个他不认识我们,我们也不认识他的人,他有自己渴望的家,也有自己心仪的妻子,和满意的给养,如果他认识我们,他就会努力取悦我们,如果我们认识他,我们就会争先恐后地使他无奈。”
 因此,“如果你们中一个人自己的隐私得到了保密,身体得到了平安,他有一天的口粮,他就像获得了整个世界。”
 崇拜是自愿的服从,带着内心的爱,它的基础是确切的认知,它让人走向永久的幸福。
 尊敬的兄弟们,在今世有一座乐园,谁要是没有进入过,那么他就进不了后世的乐园,证据是,清高的安拉说:

“且是他们入乐园——他已为他们说明那乐园了。”

(穆罕默德章第6节)

 它就是今世中的乐园,他们尝试了一部分,它就是临近的乐园,因此,一部分诗人说:

假如你亲眼目睹我的美妙
你必不会弃我而去
假如你亲耳听闻我的演说
你会脱下矜持的外衣向我奔来
假如你尝到一点点爱的味道
你必定向那个为我而殉情的人致歉
假如我莅临的微风拂起
你必将思念我而孤独地逝去

 兄弟们,需要美好是人基本的需求,宗教的第一个果实就是幸福,因此,信士心里的幸福,要是把它分给一个地方的人,都让他们足够了。信士心里的安宁,要是把它分给一个地方的人,都能使他们宁静了。内心里的空虚,金钱、婚姻、女人、地位和享乐都填补不了,只有信仰可以填补。这就是一个人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所探寻的信仰,他曾经希望在他生命的早期就探寻它。

 

崇拜的种类:

仪式性崇拜:

 尊敬的兄弟们,我们转到另一个主题,崇拜分为仪式性崇拜和社交性崇拜。
 礼仪性崇拜:
 拜功:你站立,念开端章和一部分古兰经文,抬手,叩头,打坐,出拜。
 斋戒:你从黎明不吃不饮,直到太阳落山,还要戒绝安拉禁止你的事项。
 朝觐:你奔赴麦加——安拉的房子,禁寺,你巡游、奔跑,驻阿拉法特,最终完成朝觐仪式。
 天课:你交付你钱财的税利。
 念作证言:即你念:“我见证除安拉外,绝无应受拜者”。这些是礼仪性功修。

社交性功修:

 然而,份量最大最重要的是社交性功修,其最大的证据是:阿比西尼亚的国王——南扎西问迁移到他那里的穆斯林,我们的先贤——扎尔法尔是他们的领队,国王对他说:“给我谈谈伊斯兰。”他说:

“陛下啊!我们曾经是愚昧的民族,我们崇拜佛像,我们吃自死物,我们干丑事,我们断绝骨肉,我们伤害邻居,弱肉强食,我们一直都是那样,直到安拉给我们派遣了使者。我们知道他的出身,他的诚实,他的守信和他的廉洁,他号召我们认主独一,崇拜安拉,他让我们放弃我们和我们的祖先曾经除安拉外所崇拜的石头和佛像,他命令我们说话诚实,遵守信托,接续骨肉,善待邻居,禁止犯罪和杀人,他禁止我们淫乱、撒谎、吃自死物和诽谤贞洁的妇女……”

【艾哈迈德】

社交性功修的本义:

 仪式性功修是道德原则,或者首先是一种规范,其次才是行善。
 社交性功修是遵守和善功,遵守是消极性的,善功是积极性的,仪式性功修是你礼拜、封斋和朝觐。社交性功修是你不要撒谎,不要拿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要伤害人,不管是物质方面的还是精神方面的,任何形式的伤害。
 大问题和大灾难是穆斯林他们错误地认为功修仅仅只是仪式性功修,当他礼了拜,封了斋,朝觐了,交了天课,好像他完成了所有事情,他就停留在这一层面。

只有社交性功修正确了,才能结出仪式性功修的果实:

 在这节课中最重要的是:仪式性功修不被接受,不正确,除非当社交性功修正确了。你们向我求证,假如没有证据,谁都会信口开河。

拜功:

 由扫巴尼的传述,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我必定知道我的民众有一伙人,在复活日被带来像白提哈玛山一样的善功,伟大尊严的安拉让它成为飞散的灰尘。”扫巴尼说:“安拉的使者啊!给我们描述一下他们,给我们说说他们,以免我们不知不觉地成为他们的同伙。”他说:“注意!他们是你们同族的兄弟,他们和你们一样礼夜拜,但他们是这样一伙人,当他们独自面对安拉的禁戒时,他们就会超越法度。”

【伊本∙马哲】

 image
仪式性功修属于最高的等级。
 有一个笑话:一个土耳其人,他要请客,他买了很多肉,他养的一只猫吃了这些肉,猫会有呼噜声,一般人叫做:“奥啦得(哀鸣乞怜声)”。这个土耳其人看着这只猫,非常生气,对它说:“奥啦得不管用,因为你不可信”。
 这是个问题。在伦敦的一个清真寺的伊玛目,他乘车去伦敦郊外的曼彻斯特镇,真实的故事,他不得不每天乘同一辆车。有一次,他上了车,他给了司机一张大面值的钞票,司机给他找了钱,他一数,发现多了20便士,虔诚的穆斯林是知道人权的,当他坐到座位上,他说:“等我下车时必须把多余的还给司机。”不过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他说:“这是一个大公司,收入非常高,这么一点钱,我更需要,我拿了没什么。”你们不要急于判断这位伊玛目,可是当他要下车时,他不自觉地把手伸向口袋,给了司机20便士,司机笑着说:“你不就是这清真寺的伊玛目吗?”他说:“是的。”他说:“两天前,我对自己说,我要来你这个清真寺做礼拜,但是我来之前要考验一下你。”
 那个给我发来电子邮件的人说:这个伊玛目昏晕了,因为他想象了自己差点犯下的罪恶,假如他把钱留在口袋里的话。当他从自己的糊涂中清醒过来时,他说:“主啊!我差点就以20便士就出卖了整个宗教。”
 我对穆斯林的问题把了个脉:穆斯林以假誓出卖自己的宗教,以假证件出卖自己的宗教,以霸占房子出卖自己的宗教,以霸占公司出卖自己的宗教,以毁坏别人的名义出卖自己的宗教,他却是穆斯林。
 因此,兄弟们,整体的宗教可以用一个词“正直”来概括,如果我们不正直,那么宗教就变成了文物、地产、大众文化、民俗、习惯和传统,这是穆斯林的现状,苦涩的事实胜于一千倍舒心的幻想。

“我必定知道我的民众有一伙人,在复活日被带来像白提哈玛山一样的善功,尊严伟大的安拉让它成为飞散的灰尘。”扫巴尼说:“安拉的使者啊!给我们描述一下他们,给我们说说他们,以免我们不知不觉地成为他们的同伙。”他说:“注意!他们是你们同族的兄弟,他们和你们一样礼夜拜,但他们是这样一伙人,当他们独自面对安拉的禁戒时,他们就会超越法度。”

【伊本∙马哲】

斋戒:

 

“谁没有放弃撒谎和欺骗,那么安拉不需要他放弃吃喝。”

【布哈里、铁密吉、艾布达伍德、伊本∙马哲、艾哈迈德】

 或许封斋者的斋戒只是白白的饥渴。第一个段落结束了拜功,第二段落结束了斋戒。
 第三个段落:

 

朝觐:

 谁用非法的钱财去朝觐,他的脚踏上骑乘,并且念:“主啊!响应你,响应你。”有声音呼唤:“不响应你,你也不会幸福。”你的朝觐是不被接受的。
 朝觐的话题结束了。

交纳天课:

 还剩天课,清高的安拉说:

“你说:你们自愿或勉强地捐献吧!你们的捐献绝不被接受,因为你们是放肆的民众。”

(忏悔章第53节)

两句作证言:

 剩下的话题就是念作证言,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谁真正地念了:除安拉外绝无主宰,他就进入了天园”有人问:“真正是什么意思?”他说:“让他远离安拉的禁戒。”

【圣迹中记载】

 因此,仪式性功修包括:拜功、封斋、朝觐、交天课和念作证言。这些功课都不被接受不正确,除非当社交性功修正确了的时候。

 

你要重视你与你兄弟之间的权力和义务:

 清高的安拉下面的话是什么意思:

“以便他恕饶你们的罪过。”

(伊布拉欣章第10节)

 “MIN”这一单词指部分类,意思是安拉要恕饶你们的一部分罪过。那恕饶什么罪过呢?那是你对安拉犯下的罪过,而你侵犯别人的罪过是不会被恕饶的,除非偿还了或者是被原谅了。因此大部分穆斯林认为当他们虔诚无悔地封了莱买丹月的斋,当他们虔诚无悔地礼了莱买丹月的拜,安拉就恕饶了他们前前后后的罪过。所有学者都一致决议:安拉只恕饶他们对安拉犯下的罪过,而他们与仆人之间的罪过不被恕饶,除非偿还了或者被原谅了。因为安拉的权力是建立在宽恕上的,而仆人的权利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
 大部分穆斯林认为当他们朝觐了天房,他们就没有罪过了,就好像他们的母亲生他们的那天一样,他们对安拉犯下的罪过在朝觐后被恕饶了。至于他们与别人之间的罪过不被恕饶。
 兄弟们,绝对的,还有比为主道献出自己的生命更伟大的工作吗?献出生命是一种极度的慷慨,还有哪件工作能上升到一个人为了主道而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品级?你们听穆圣(愿主福安之)的话:

“烈士的所有罪过都被恕饶了,除了债务。”

【穆斯林、艾哈迈德】

 由扎比尔传述,他说:

“一个人归真了,我们给他净身了,给他上了香料,给他穿了裹尸布,然后我们把他抬去让穆圣(愿主福安之)给他站殡礼。我们说:“你给他站殡礼”,他往前一步,然后说:“他有债务吗?”我们说:“两个金币。”于是他离开了。然后阿布嘎塔达偿还了那两个金币,于是我们又来到了使者跟前。阿布嘎塔达说:“那两个金币我负责。”然后穆圣(愿主福安之)说:“债务偿还了,亡人清白了。”他说:“是的,然后穆圣给他站了殡礼。”然后过了一天之后穆圣问:“那两个金币还了吗?”他说:“他昨天刚去世啊。”他说过了一天,穆圣又问他,他说:“我已经还了。”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现在他的皮肤凉爽了。”

【艾哈迈德】

 由阿伊莎传来:她说:我听见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在复活日,必有一个时间要来临公正的法官,他希望没有在两个人之间判断关于一个枣子的案子。”

【艾哈迈德】

 仆人的权利建立在利益上,安拉的权利建立在原谅上。
 兄弟们,在这次美好的见面中,第一个事实是:仪式性功修不被接受不正确,除非当社交性功修正确了。

 

在交往中必须要正直:

 社交性功修是你要成为诚实的人,你不可跟一个兄弟谈话,他相信你的话而你却在欺骗他。
 信士不撒谎,由艾比乌玛麦传来: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信士会有各种缺点,除了欺骗和撒谎。”

【艾哈迈德】

 你应该成为忠实守信的人,忠诚守信不是相对的,而是绝对的,也就是金子和土在信士看来是一样的,一里拉和一百万里拉,非法就是非法,信士是忠实的,是诚实的,是廉洁的,不会毁坏别人的名誉,不看非法的东西。信士是仁慈的,是中正的,是谦虚的。信仰是一整套道德规范。我只是被派遣为教导者,我被派遣只是为了完美美德。信仰是给予,而不是获取,你的非凡就在于给予,不是获取。
 有一个人著了一本关于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书,把它赠送给了他。他说:“给你带来生命的、给予而没有索取的人啊!崇尚万物、关怀人类问题的人啊!发挥理智的功用、遏制私欲的的人啊!让你脱颖而出万人之上,却没有独善其身的人啊!仁慈是你的路线,公正是你的律法,博爱是你的本性,人们的问题是你的功修。”
 交往性功修的本义:你应该成为正直的人,成为诚实的、守信的、廉洁的、公正的、谦虚的、宽容的和仁慈的人。“我被派遣只是为了完美美德”。信仰就是道德,因此,如果你的道德提高了,那么你的信仰就增加了。
尊敬的兄弟们,关键是在社交性功修当中,因此,我们的先贤伊本∙安巴斯(愿主喜悦之)曾在莱买丹月里在圣寺里坐静。他碰到一个忧心忡忡的人,他对那个人说:“我怎么看你忧心忡忡的?”他说:“指主发誓,债务到期了,而我没有能力偿还。”他说:“欠谁的?”他答道:“某某人。”伊本安巴斯说:“你愿意我为你还吗?”那人说:“如果你愿意的话。”然后伊本∙安巴斯从坐静中起来,一个人看着他说:“伊本∙安巴斯啊!你忘记了你是坐静者吗?”他说:“指主发誓,我没忘记,可是我听到这座坟墓的主人在说”,他用手指着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坟,“指主发誓,历历在目啊!”他两眼流出了泪。“指主发誓,跟穆斯林兄弟一起去解决他的困难,对我来说一定比封一个月的斋并在我的这个清真寺坐静更强。”
 我举例,假若一个母亲非常喜欢安拉,她早上四点醒来,礼了夜间拜,哭了,念了《古兰经》,到六点钟非常困,她有五个孩子,她对他们说:“孩子们啊,你们自己安排你们的事吧!”然后睡了,房间是冰冷的,没有食物,其中一个孩子没有写作业,第二个没有背课,第三个的衣服不干净,第四个的鞋子不干净,第五个拿了三明治,没有用什么包起来,油摸到了书上。当他们去到学校,一个被老师打了,因为没写作业,一个因为没带书被打了,一个衣装不整而挨打了,一个因为是鞋子挨揍了,她的五个孩子都受到严厉的惩罚。冰冷的屋子,没有吃的。我以自己的推断认为,我希望是正确的:假如这位母亲在太阳升起前一个小时起来,把屋子烧暖,准备好食物,检查了孩子们的作业,给他们整理好衣装,检查他们的学习用具,给他们准备好三明治,并用绝缘的袋子装好,再装一块水果,然后送他们到门口,直到他们都坐上了车才放下心。我认为这个没有起来礼夜间拜的母亲比第一个母亲临近安拉一百万倍,因为第二位母亲崇拜她的养主,奉旨恪尽职守,即尽母亲的职责。她崇拜她的养主是社交性的崇拜,她在仪式性功修的基础上补充了社交性功修。
社交性功修是主命,对每个穆斯林是必定的主命,我要说:“在你们的仪式性功修上补充社交性功修吧。”“指主发誓,我听到这座坟的主人在说:跟穆斯林兄弟一起去解决他的困难,对我来说一定比封一个月的斋并在我的这个清真寺坐静更强”。
 我们有仪式性功修和社交性功修,仪式性功修不被接受不正确,除非当社交性功修正确了,我对所有的兄弟的一点希望是:他们在自己的仪式性功修上补充社交性功修,这样才能采摘到伊斯兰的果实。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