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

第一讲: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主啊!求你饶恕我们的罪恶,遮盖我们的缺陷,接受我们的忏悔,美化我们的心灵,怜悯我们的软弱,管理我们的事物,遮蔽我们的羞体,使我们国泰民安,让我们战胜你的敌人和我们的敌人,让我们以你的喜悦为意愿,并以清廉的工作结束一生。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是主宰,他独一无偶,他是所有平穷者的财富,是每个卑微者的尊荣,是所有弱者的力量,是每个失意者的臂弯。主啊!在你的富裕中,我们不会贫穷;在你的引导下,我们不会迷误;以你的尊贵,我们不会卑贱;在你的的管理下,我们不会受到压迫。只以你为庇护的人,全天下的人谋害他,你会给他出路;以除你之外的为庇护的人,大地在他脚下是深渊,天上的恩惠与他无缘。我见证: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和使者,他完成了他的信托,传达了使命,劝谏教民,拨开了云雾,为主道全力奋战,把仆人们引向了正道。主啊!求你赐福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及其家属和弟子们,纯洁的他们是他忠诚的宣教员,是他旗帜的先锋,调养众世界的主啊!求你喜悦我们和他们。
 安拉的仆人们啊!我嘱托你们和我自己敬畏安拉,号召你们顺从他,并以优美的言辞开始演讲。

穆圣(愿主福安之)曾经的对手对他的评价:

 兄弟们,信士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记念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诞辰,我们应该了解他,加深对他的认识,因为了解他属于信仰的一部分,清高的安拉说:

“还是他们没有认识他们的使者,因而不承认他呢?”

(信士章 第69节)

 尊贵的兄弟们,第一讲的内容将围绕穆圣(愿主福安之)的新老对手对他的评价展开,有句话说:“敌对者的正面评价是珍贵的”,奈兑尔本哈里斯,他曾是古莱氏的一位首领,是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一大劲敌,有一天,他对一伙古莱氏人说:“古莱氏人啊!指安拉发誓,穆罕默德的事,你们没有应对的方法,他是你们中的一个青年,品德最优美,说话最诚实,人最可靠,当你们看到他年长了,带来了新事物,你们说他是魔术师,不是的,指安拉发誓,他不是魔术师,我们见过魔术师和他的魔术;你们说他是巫师,不是的,指安拉发誓,他不是巫师,我们见过巫师和他们的巫术,听过他们的咒语;你们说他是诗人,不是的,指安拉发誓,他不是诗人,我们看过诗,听过各种诗,知道它的韵律和节拍;你们说他是疯子,不是的,指安拉发誓,他不是疯子,我们见过疯子;他没有病,没有被教唆,也不糊涂,古莱氏人啊!好好想想,指安拉发誓,他给你们带来的是伟大的事”。

希拉格勒对穆圣(愿主福安之)所持的立场:

 兄弟们,让我们听听罗马的国王希拉格勒和一些反对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古莱氏人的对话,阿卜杜拉•本•安巴斯传述,艾布苏飞扬•本•哈乐布告诉他:

“希拉格勒派人召见他,当时,他与古莱氏的一伙商队在沙姆经商,正值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与艾布苏飞扬和古莱氏的异教徒休战期间。希拉格勒在伊利亚召见了艾布苏飞扬,有很多罗马大臣在希拉格勒周围,他把艾布苏飞扬等人召集来,让他的翻译问:‘你们中谁在血统上最接近那个自称先知的人?’艾布苏飞扬回答:‘我最接近’,希拉格勒就命手下的人:‘让他过来,叫其他人退后’,并对翻译说:‘告诉他们,我要向他询问那个人(先知)的情况,如果他对我说谎,让他们反驳他’,艾布苏飞扬说:‘要不是怕被他们揭露,我肯定说谎骗他’,希拉格勒第一问的是:‘他在你们中的门第如何?’我说:‘他出身高贵’,他问:‘以前你们当中有人这样声称过吗? ’我说:‘没有’他问:‘他的祖先中是否有人当过国王?’我说:‘没有’他问:‘追随他的人是上层人还是下层人?’我说:‘下层人’他问:‘其追随者在增加还是在减少?’我说:‘在增加’他问:‘在信奉他的宗教的人中,有没有因恼怒而叛教的人?’我说:‘没有’他问:‘在他称先知以前,你们是否指控过他说谎?’我说:‘没有’他问:‘他曾毁约吗?’我说:‘不,不过现在正处于他与我们之间停战协议期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不知道他是否毁约’”。艾布苏飞扬说:‘除了这句话,我不能用再多的话来诬蔑他’希拉格勒问:‘你们是否与他交过战?’我说:‘交过站’他问:‘你们之间的战争如何?’我说:‘拉锯战,有时他胜,有时我们胜’。他问:‘他给你们命令些什么?’我说:“他说:‘你们当崇拜独一无偶真主,不可以物配主。你们应当放弃你们的祖先所说的偶像崇拜。’他还命令我们礼拜、诚实、坚守贞操和继续骨肉。”希拉格勒对翻译说:“你告诉他,我向你询问他的血缘,你说他出生高贵。以往的使者就出生在本族高贵的世家中。我问你以前曾有人这样声称过吗?你说没有。我说假如以前有人曾这样声称,我必定说他在仿效前人。我问你,他的祖先中是否有人当过国王,你说没有。我说,假若他的祖先曾当过国王,我会说,他在追求其祖先的王位。我问你,你们以前曾指控过他撒谎吗?你说没有,所以,我确信,他不会对人撒谎,焉能向真主撒谎。我问你,追随他的人是上层人还是下层人?你说是下层人。以往使者的追随者亦是如此。我问你其追随者是在增加还是在减少?你说在增加。信仰的问题,也是如此,直到完美。我问你是否有人在信奉其宗教之后因恼怒而叛教?你说没有。当信仰的光辉照耀到内心深处时也是如此。我问你,他毁约吗?你说他不毁约。同样,以往的使者都不毁约。我问你,他给你们命令些什么?你说他命令你们崇拜独一无偶的真主,不可以物配主,禁止你们崇拜偶像,还命令你们礼拜、诚实、坚守贞操。如果你的话属实,那么,他将统治我脚下的土地。我知道他会出现,却没料想到他会出现在你们中间。倘若我能见到他,绝对会不辞辛苦地去求见。假使我在他跟前,我必定洗他的双脚。”接着,希拉格勒叫人拿来狄哈耶奉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命令送给布斯拉国王转呈给希拉格勒的信,希拉格勒拿起信读到:“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由真主的仆人及使者穆罕默德致罗马皇帝希拉格勒陛下,首先祝追随正道的人平安,我以伊斯兰的号召奉劝你,你信仰伊斯兰,你将获得平安,真主将赐予你双重的报酬,你若背弃正道,你就担负众臣民之罪。你说:奉天经的人啊!你们来吧,让我们共同遵守一种双方认为公平的信条,我们大家只崇拜真主,不以任何物配他,除真主外,不以同类为主宰。如果他们背弃这种信条,那么,你们说,请你作证我们是归顺的人。”(仪姆兰的家属章第64节)艾布苏飞扬说,当希拉格勒讲完话,念完信时,他周围顿时一片混乱,吵闹喧哗之声激烈而起,我们也随之被驱逐出来。我们被驱逐出来后,我对同伴们说:阿布凯卜舍的儿子的势力强大了,甚至百尼艾斯法尔人的皇帝都害怕他,艾布苏飞扬说,我一直坚信他会胜利。直至真主让我信奉了伊斯兰。据伊本纳图尔-伊利亚的长官及希拉格勒的朋友,曾是沙姆基督教的大主教-传述,当希拉格勒来到伊利亚时,忧心忡忡,闷闷不乐,他的大臣们说:“我们发觉你有点反常。”伊本纳图尔说:希拉格勒是占卜学家,他善于观察星象。当他的大臣们问他时,他说:“我观察了星象,昨夜我梦见奉行割礼民族的君主已得势,当今时代哪些人奉行割礼?”大臣们告诉他说:“只有犹太人奉行割礼。你不要把他们的事放在心上,你给你所统治的各大城市致函,让他们处死所有的犹太人。”正在这时,忽报加萨尼国王派人求见希拉格勒,向他汇报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消息,希拉格勒听完后说:“你们打听一下,他是否奉行割礼?”他们打听后告诉他说:“他是奉行割礼的人。”他问那个人,阿拉伯人是否奉行割礼,那人说:“他们也奉行割礼。”于是希拉格勒说:“我梦见的这个人是这个民族的君王,他已经出现了。”接着希拉格勒给他的一个在罗马的朋友写了一封信,那位朋友在知识方面与他一样。而希拉格勒去了霍姆斯。他刚到霍姆斯就接到了那位朋友的回信,信中说,关于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出现,以及他是否是先知方面,与希拉格勒的观点一致。于是希拉格勒通知把罗马的大臣们召集到他在霍姆斯的一所宫殿里,然后下令关闭所有的门,接着他站在高处说:“罗马民众啊,若你们想获得成功、幸福、想保住你们的国土,你们就拥护这位先知。”众人听毕,像一群受惊的野驴奔向门口,却发现门都被关闭。当希拉格勒看到他们顽固不化,对他们的信仰失去希望时便说:“让他们回来”随后说:“我刚才说的这些话,是为了考验你们对教门的忠诚度,我已满意了。”于是他们伏地向他叩首,愈加爱戴。这是关于希拉格勒的最后消息。

(布哈里由阿卜杜拉•本•安巴斯辑录)

 亲爱的兄弟们,我说的一句话:要是圣门弟子们像我们现在的穆斯林一样理解伊斯兰,伊斯兰就出不了麦加:

“如果你的话属实,那么,他将统治我脚下的土地。我知道他会出现,却没料想到他会出现在你们中间。倘若我能见到他,绝对会不辞辛苦地去求见。假使我在他跟前,我必定洗他的双脚”

(布哈里由阿卜杜拉•本•安巴斯辑录)

西方的一些作家和研究员对穆圣(愿主福安之)的评价:

 尊贵的兄弟们,一位西方的历史作家说:穆罕默德是认主独一的修士,无双的领袖,一盘散沙的民族的凝聚者,决策千里的将军,慈祥的父亲,深情、仁慈、可靠的丈夫,真挚的朋友,慷慨的亲戚,关怀邻里的邻居,感同身受的判决者,他关怀和疼慈他们,而他们都愿意为他效忠,同时他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号召的发起人,这个号召为人类实践了完美的存在,这个号召渗透在他本人中,人们看到尊贵的使者身上这些高尚的品德,他们就相信他所带来的所有价值观,他们看到这些价值观在他身上体现着,不是在读死书,而是在一个活动的人上,他们的心为之颤抖,他们的情感与之摇曳,都试着尽己所能地效仿尊贵的使者,在历史长河中,他是人类最伟大的领袖,在以他优美的言辞宣教前,他的行为就是引领和教育。
 英国的研究员克里里说:对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圣品和宗教的质疑在今天是一大笑话,我们应该反驳这种无稽之谈,这位先知被派遣后多少个世纪,世界上十亿穆斯林仍然用使命之光照耀。
 美国大学的一位教授说: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当然是我们祝福-知道团结的重要性,以及他被派遣的一个统一的社会的崇高地位,他就亲自在穆斯林心中播种了团结友爱的种子,并尽心浇灌,直至结出甜美的果实。
 英国著名的作家米利尔说:的确,有的宗教重视人的精神的培养,但是对政治、律法及社会事务没有指示,而穆罕默德以被派遣和使命作为先知,是国家元首,是律法的制定者,他的教律包括了民生、政治和社会方面的律法。
 西方的作家研究员拉缇说:从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被派遣到伊斯兰的太阳升起,这位先知将他的号召稳定地面向全世界,的确,这个圣洁的宗教适合任何时代、任何社会、任何民族,处于不同文明的所有人,都离不开其方针与人的思想和谐的伊斯兰教。
 瑞士的一位当代作家学者艾利麦思友•简说:假若我们深思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一生和他的品德,自他被派遣以来,十四个世纪过去了,或许能理解世界上几百万的人为他而关系紧密,他们可以为了他牺牲自己,为了伊斯兰崇高的宗旨或多或少的奉献。

西方的思想家眼中的穆圣(愿主福安之):

 俄罗斯哲学家托里斯拓维,他喜欢伊斯兰及其在出世、品德、锤炼方面的教导,他对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人格做了细致的研究,这一点从他的题为“谁是穆罕默德?”一书中的描述可见一斑,他说:的确,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建立者,是位使者,他是为人类社会付出巨大贡献的伟人之一,将一盘散沙的民族引向真理的光明就足以令他自豪,他是这个民族趋向安宁与和平,使之脱俗,戒绝杀戮和无谓的牺牲,为它敞开了通往进步和文明的大道,这个伟大的功绩,只有伟大的人能做到,这样的人是值得尊崇的。
 还说:毫无疑问,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被派遣之后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是值得自豪的,引导人们,坚固了和解、稳定、富裕的地基,打开了历代文明进步的道路。当然穆罕默德所做的,只有强大坚毅的人才能完成,这样的人是值得厚爱、钦佩和尊重的。
 一位无神论思想家说:事实上,穆罕默德带来的使命是不可否认的,它是对以往的使命的总结,甚至超过它们,因此,他的使命对于全世界是固定的宪法,穆罕默德所带来的与当今人们的品位和理解是一致的。
 这位意大利的学者沃克斯图说得真好,他说:假若有人问我:你如此夸赞的穆罕默德是谁?我会毕恭毕敬地回答他:这是个著名人物,是位无与伦比的领袖,他是安拉派遣的,他是弱者和穆斯林投靠的,可以保障他们的社会利益的伊斯兰政府的首领,的确,穆罕默德是这个政府的建设者,简言之,他是位政治领袖。

西方的历史研究家见证我们的领袖穆圣(愿主福安之)是世上最伟大的人:

 法国作家克里斯说:穆罕默德开始宣教时,在他被派遣之前和之后,他都是个勇敢坚毅的青年,拥有超越他所在的社会的崇高的思想,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确以他高尚的品德引领笃信偶像的愚昧时代的阿拉伯人崇拜独一无偶的安拉,在他统一民主的统治下,他解决了阿拉伯半岛上普遍存在的杀戮、纠纷及无政府状态,并且为野蛮愚昧的阿拉伯社会转化成文明进步的社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欧洲的历史学家杰姆斯在他的一篇题为“非凡人格”的文章中描写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在阿拉伯半岛,以及整个地方,发起了革命,他亲手捣毁了偶像,建立了号召认主独一的永久宗教。
法国的哲学家卡尔迪弗说: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信道的受启示的先知,他所获得的崇高地位,无人能与之相比,的确,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在穆斯林中建立的平等友爱完全被实践,甚至是先知(愿主福安之)自己。
 英国的哲学家托马斯克里里曾在他的书中以“使者式英雄”为题,谈论伊斯兰的先知,他在其中将穆圣(愿主福安之)归为历史七大伟人之一,他反驳一些偏见者说:有的人固执地称穆罕默德只是为了个人荣誉和王权地位,指安拉发誓,绝不是,那个伟大的男人——沙漠赤子,心怀天下,品德高尚,心中充满仁慈、美好、怜爱、智慧、忧愁、向往、戒律,不贪图今世的思想,与追求名利完全相反的意念,怎么不呢?那是缄默的性灵,只会是义无反顾者中的一员。
 “人类史上前一百位伟人”的作者将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列为人类史上前一百位中的第一伟人,他说:在人类历史上,从影响力,影响的种类,影响的程度,影响的面积方面,他是前一百位中的首位。

穆斯林历史学家对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伟大人格的描述:

 穆斯林的历史学家描述穆圣(愿主福安之),说他是交际性的,就是从人格方面:“穆圣(愿主福安之)非常谦虚,很有礼貌,首先给人祝安,不论大人小孩,都真诚以待;握手时,是最后抽手的那个;施舍时,亲手将施舍物放到需要的人手里;就坐时,按顺序就坐。没见过他光脚,他不会因个人的需求,或是家人邻居的需求而发火,他会扛着货物去市场,他说:‘我更应该扛’;他会响应自由人、奴隶、穷人的要求;他会体谅他人的难处;他会缝补衣服、修鞋,自己照顾自己,栓骆驼,打扫房间,干家务;与仆人同吃,帮助弱者;走路稳重,不轻浮;忧虑,经常思考;不说废话,经常沉默,说话言简意赅。他性格温和,不忘恩负义,不侮辱人,再小的恩惠,也不会小看,对不真诚的人,不卑不亢;今世无法使他愤怒,也不会为今世愤慨;他不会为自己愤怒,也不会为私欲谋利;生气时转身离开,高兴时闭着眼睛。他团结不分离,亲近不暴力,款待各部族的贵人,并让他主管其所在部落的事务。询问人们的情况,伸张正义,斥责丑恶,尽职尽责。他身边的人觉得没有比他更高贵的;谁有事求他,他就会帮他解决,或是说善言。他经常满面春风,待人随和,平易近人,不暴虐,不粗鲁,不喧哗,不下流,不谴责,不嬉笑。忽略不喜欢的,不让对他抱希望的人失望。不指责人,不揭人短处,不挖苦人。只说有回赐的话,与他的弟子们一起开怀,为他们的快乐而快乐。耐心地倾听他人粗鲁的提问,不会打断任何人的话,直到他讲完”,关于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德行,写几册书,讲几年,都道不尽。但是伟大的安拉一句话就概括了,他说:

“你确实具备一种伟大的性格的”

(笔章 第4节)

眼睛从未见过比你更好看的
妇女没生过比你更完美的
你被创造的完美无缺
就像你想要的那样被造
沃海卜之女为世人贡献了指引正道的光明之手
她带来了明灯
如同宇宙会产生璀璨的明星

宰牲:

 科学讲题:宰牲。
 亲爱的兄弟们,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圣品的指示是这次科学讲题的内容:宰牲。根据穆圣(愿主福安之)的指示,宰牲有专门的方式,把颈静脉割断就可以了,不可以把头整个地割下来,在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大洋中,在阿拉伯半岛,在东西方的文明的中心,都没有对这一指示作出科学解释,穆圣(愿主福安之)之后的时代也没有,直到几十年前,才揭示:心脏(人心和牲畜的心),会因心脏的电流中枢自动跳动,同它还有两个电流中枢作为预备,当第一个无法工作时,第二个顶替,第二个无法工作时,第三个顶替,但是来自心脏的自我警示,只是正常的跳动,80下,可是在面临危险时,需要每分钟180下的跳动来加速血液的流动, 以增加血液来提高肌肉的力量,所以必须从脑垂体的荷尔蒙发出特殊指令到肾上腺,然后到心脏,头连着身体就可以执行特殊指令提高跳动速度。

宰牲时只有头连着身体,血才能放干净:

 亲爱的兄弟们,宰牲之后,头和心连着产生的特殊跳动可以将血液全部排出体外,宰的牲就是清洁的,颜色鲜红,要知道宰牲时心脏的任务就是将血液全部排出体外,正常的跳动是不足以将全部的血液排出体外的。如果将头整个儿割下来,心脏无法发号特殊指令将血液全部排出,血就会留在牲畜体内,食用者就有可能吃到有害物质,血液留在牲畜体内,这有害于人的健康。因为牲畜生前通过肺、肾和汗净化血液,可是死后血液就成了细菌的温床,牲畜体内有毒的酸性物质对人体有害,肉都会受到感染,血液中的尿酸,肉里有血,就会把这些传给食用者,人吃了这肉,关节就会疼,因为尿酸对关节有害,所以要把血液全部排出,而只有头连着身体,血液才能完全排干净。
 兄弟们,是谁告诉穆圣(愿主福安之)这一切的,他命令弟子们隔断颈静脉,而不要像大多数非穆斯林的屠宰场那样割断头?的确,这段光辉的圣训是证明穆圣(愿主福安之)圣品的。
 尊贵的兄弟们,在你们受到清算之前先清算自己,在你的工作被称量之前先自己称量。要知道,死亡的天使越过我们,去到了他人跟前,他也会越过他人,来到我们跟前。我们当警惕,出色的人,清算自己,为死后工作;无能的人,放纵自己,对安拉抱妄想。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

第二讲: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是真主,是清廉者的监护者;我又见证: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和使者,是品德高尚的人。主啊!请赐福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及其家属和全体弟子们。

近期的事件中主宰的意志:

 信士兄弟们,尊敬的听众们,在焦点话题中,兄弟们,很容易就找出一些消极的东西。这在近期的事件中是那么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轻松松找出其中积极的一面,因为这需要深思熟虑,大部分人都做不到,特别是基于伊斯兰的正确的信仰,一切都是安拉的意志。意思是他意欲的,所以他不会接受,也不会去想会发生安拉不意欲的事,安拉意欲的事都会发生,他做他想做的,他的意欲与绝对的哲理相关,因为安拉是绝对完美的,他绝对的哲理与绝对的好相关,清高的安拉说:

“你说:安拉啊!国权的主啊!你要把国权赏赐谁,就赏赐谁;你要把国权从谁手中夺去,就从谁手中夺去;你要使谁尊贵,就使谁尊贵;你要使谁卑贱,就使谁卑贱;福利只由你掌握”

(仪姆兰家属章 第26节)

 而且,所有的事都有其哲理,假若让它发生者不明智,因为安拉的哲理远高于此,让反对善行者的恶行有所作为,因为宇宙中没有绝对的恶,它与安拉的存在是相互矛盾的,清高的安拉说:

“法老确已在国中傲慢,他把国民分成许多宗派,而欺负其中的一派人;屠杀他们的男孩,保全他们的女孩。他确是伤风败俗的”

(故事章 第4节)

斟酌一下:

“我要把恩典赏赐给大地上受欺负的人,我要以他们为表率,我要以他们为继承者,我要使他们在大地上得势,我要昭示法老、哈曼和他俩的军队,对于这些被欺负者提防的事”

(故事章 第5-6节)

 让反对行善者的恶行有所作为,由此我们从下面这节经文出发,解析近期发生的事件中主宰的哲理:

“或许你厌恶一件事,而安拉在那件事中安置下许多福利”

(妇女章 第19节)

近期的事件中一伙人的原则和标识坠落了:

 亲爱的兄弟们,比舒心的妄想好一千倍的痛苦事实是:最近的事件中穆斯林遭受的损失,及敌方的巨大收获,或许还有第三方。但问题是:面对巨大的损失,我们如何获益?毋庸置疑,每一场战争都会有明显的亏折和隐微的收获,纵观历史,多少胜利是毁灭性的灾难得来的,所以你们要乐观,穆圣(愿主福安之)喜欢乐观。
 尊贵的兄弟们,近期的事件中,一些人的价值观和标志陷落了,他们的机构和团体摇摇欲坠,自由、民主、公正、人权等类似标示过去落后的术语,这些西方的价值观几乎使人心远离宗教的价值观,对天启的内容视而不见。当他们的价值观坠落,只剩下宗教的价值观,只留下有信仰的人,就像近期发生的事件,对西方及其价值观和文明憎恶的人增多,拒绝它的思想和倡议的人也多了,许多社会标准和行为会被重新审视,我指的是从男人、女人、家庭、人际、活动层面引进的西方的东西,对西方的憎恶引起对它的思想行为和社交生活的憎恶,从今以后,将西方作为思想价值的模范的人,真相已被揭晓,穆斯林以伊斯兰的价值观和社会生活自豪的时候到了。
 至于军事装备,并不像他们说的是用来维护正义和和平的,而是用来毁灭和侵略的,对平民和士兵不区分对待;媒体则是用来编织谎言、欺骗和愚民的。

奋斗的种类:

 经过近期的事件,穆斯林清楚了全面意义上的奋斗不可能是对突发事件作出临时的反应,而是每个人在任何情况下坚持不懈的行为。

1 与私欲作斗争:

 基础性的奋斗是与私欲作斗争,因为战胜不了自己欲望的人是无法与敌人战斗的,源自清高的安拉说的:

“安拉必定不变更任何民众的情况,直到他们变更自己的情况”

(雷霆章 第11节)

 改变如果不发自内心,是不会有结果的。

2 号召性奋斗:

 第二奋斗是号召性奋斗,因为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人,不知道自己存在的秘密,存在的目的,不知道自己的养主,不知道养主的要求,不知道短暂的今世生活的真相,不知道永久的后世的伟大,这样的人是无法与敌人作战的,源于清高的安拉说的:

“你应当借此《古兰经》而与他们努力奋斗”

(准则章 第52节)

 伊本安巴斯(愿主喜悦之)说:“你应当借此《古兰经》而与他们努力奋斗”,努力奋斗是指宣教,用明证阐明,最伟大的明证就是这本《古兰经》,它是安拉在他的被造物上的证据,有圣训为它解释说明。

3 建设性奋斗:

 第三奋斗,即:建设性奋斗,就是每个穆斯林应该在自己的岗位上增长见识和知识,精通工作,并完善它,以此为穆斯林大众服务,如果伊斯兰民族需要一个人为它牺牲,那它更需要一千个人为它活着,源于清高的安拉说的:

“你们应当为他们而准备你们所能准备的武力和战马,你们借此威胁安拉的敌人和你们的敌人”

(战利品章 第60节)

 信士都奉命为提防敌人而做准备,“所能”就是竭尽全力,不是出一部分力量,信士应该准备的武力以泛指的形式出现,以便准备充分,对敌做出数量、装备、训练、计划、援助、供应、通讯、信息、目标、射击、传媒各个方面的准备,“武力”一词包括各种装备。

4 战斗性奋斗:

 包括了各种实力,不是一部分,“战马”是适于当时,《古兰经》下降时的时间、地点、发展及挑战,这种装备是最能实现目标的,即使不对敌,武力也会使敌人恐惧,因为清高的安拉说:
“你们借此威胁安拉的敌人和你们的敌人”
 除此之外,知识建设、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都属于建设性奋斗。如果落实了与私欲的奋斗,号召性奋斗,及建设性奋斗,日复一日,志向明确,那么,在完成这三个条件后,就等战斗性奋斗的胜利。

互助和协商是穆斯林的标志和信仰特征:

 尊贵的兄弟们,近期的事件中,隐微的收益是:我们亲近了,我们一致了。毫无疑问,穆斯林生活在不被嫉妒的分裂中。可是,这些事件如果没被借鉴,使他们的言辞一致,互相团结,他们就会面临危险,危机涉及他们所有人,他们的分裂和矛盾是他们的敌人——犹太复国主义者玩弄的利器。当他们团结互助,为抵抗敌人迈向正确的道路,毫无疑问,东方的穆斯林和西方的穆斯林感同身受是一件伟大的事,这就是我们在近期的事件中涉及的,希望这种感情能够升华,并得以发展。
 近期的事件中,隐微的收益是:集体性的思考和协商,收益性的思考结束这次危机,而不单单是平安的度过,只要穆斯林没有忽视它,说明这是积极的,因为他们习惯于单独的思维和个人项目,而这次事件的重要性,必须是集体思考,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你们当以正义和敬畏而互助”

(宴席章 第2节)

 互助和协商是穆斯林的特征,也是他们信仰的标志。
 尊贵的兄弟们,这次危机从其发展和临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希望是积极的,可被借鉴的,可以正义而互助,为伊斯兰的利益和穆斯林的事业共谋。

穆斯林的收益:

 近期的事件中,穆斯林的收益:他们又一次地以伊斯兰为荣,那强烈的一击唤醒了穆斯林,麻木的人也有了感觉,各地的穆斯林感受到统一的召唤,他们对忠诚和善待有了新的认识,遵守不好的穆斯林感到要忏悔,要回归信仰,自命不凡确是导致这一间隙的因素。
 近期的事件中,穆斯林的收益:宣传正教的良机,揭示敌人丑化伊斯兰、伊斯兰的限制和穆斯林国家的企图,号召穆斯林谨守宗教的良机,这比以往更容易被接受,穆斯林大众,特别是宣教家、学者及思想家,会抓住这次机会吗?
 的确,号召正教是号召稳定,近期的贝鲁特峰会上总统先生也提出这点,他说:“有的人以掌握风暴为由,要求放弃部分权力,有的人以为这样是屈从于风暴,但是他们没有分清屈从于风暴和连根拔起,甚至是风暴来临之前,整个‘稳迈’被连根拔起,微风都会把它吹得不知去向。面对暴风,我们要更加坚守我们的稳定和根基,风暴总会结束,风暴停止时,我们试图站立,如果没有根基,我们是站不稳的。所以,面对风暴我们应更加稳定,风暴来了会走掉,稳定一旦没了,就恢复不了了,风暴会因利益的转变而变化”,总统先生的话讲完了。

目光短浅和对信仰认知的局限是穆斯林的一大软肋:

 穆斯林目光短浅,对信仰认知不足是一大缺陷,每个人都采取一部分,并钻进里面,就看不到他人了,一叶障目,或许会更加严重,在他们的眼里没有任何人,他们认为只有他们能代表伊斯兰,只有他们高举伊斯兰的旗帜,其他人应该追随他们,服从他们的指令。这种疾病的因素是自我封闭和对社会及穆斯林的无知,对其他人也不甚了解,没有联系,没有沟通。
 尊贵的兄弟们,我要对每一个穆斯林说:穆斯林啊!你有责任在这次危机中做点什么,你做了什么呢?为它说话了吗?提出宝贵的意见了吗?想过为“稳迈”做点什么吗?援助受害者了吗?真心地为受难者祈祷吗?你要问自己和“稳迈”做点什么贡献?你认为自己一无是处对吗?你愿意成为对你的民族无足轻重的人吗?关注一下媒体的报道就够了吗?然后呢?看到你的信士兄弟们被杀的血腥画面,他们的土地被侵略,就够了?的确,那是号召参与:

“行善者自受其益,作恶者自受其害”

(奉绥莱特章 第46节)

 伊斯兰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敌人的阴谋是针对我们所有人的,我们每个穆斯林彼此都有义务。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